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韩寒柳传志迷途背后的真问题  

2012-02-23 16:1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寒柳传志迷途背后的真问题

  

近期有两个形象本来一直正面的名人,突然成了争议人物,甚至一定程度上成了负面人物。

第一个是明星韩寒。韩寒以叛逆著称于世,年初却连发排炮:《谈革命》、《谈民主》、《谈自由》。一改过去完全针对公权力的激烈批评立场,他高调宣称既要杀戮权贵,也要杀戮民众。且立马兑现,在排炮中重点抨击民众素质差,认为如果马上推行民主,民众素质注定民主的品质也一定好不了。韩寒尤其对革命深表怀疑,断言“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

这无疑让人大跌眼镜。知识界一片惊呼:韩寒保守了,韩寒主流了;甚至,有人公开指控韩寒三论都是“投名状”。其实,韩寒“三论”最大价值并不在其具体论述,而在其议程设置。这议程应该延伸出一场思想大讨论。但遗憾的是,韩寒事件被所谓代笔之争转移,彻底娱乐化和泡沫化。代笔之争的结果,韩寒没能真的杀戮了民众,反而被汹汹民意杀戮。曾经无比骄傲的韩寒,曾经以装酷为时尚的韩寒,现在不得不到处打躬作揖,秀亲民的跑丝。

第二个是柳传志。柳传志之鼎鼎大名,不仅因为其产业巨头的地位,也因为,他一直被视作民营企业的意见领袖,多年来坚持不懈地为市场经济呼吁,为民主和法治呼吁。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同为民营企业家的孙大午因另类而陷于困境,以致资金链面临断裂危险时,他发去亲笔签名的传真表示慰问和声援,并解囊相助,借给孙大午1000万元帮他度过难关。这雪中送炭,让孙大午一直感激不尽。

但也正是这个柳传志,近来跟韩寒一样突然犯起了迷糊。先是在《南风窗》杂志撰文,标题就叫做《企业家不希望看到中国爆发革命》,意犹未尽,又在前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公然做如下宣称:

“我们如果现在就一人一票,大家肯定赞成高福利、分财产。还保护什么私人财产,先分完再保护,完全有这种可能。它会一下把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场景。”

这话被总结为“柳传志反对一人一票”,而立刻被归为大逆不道,跟韩寒一起遭到网络舆论的狂轰滥炸。过去的光荣历史都被一风吹,柳先生被斥为帮闲,甚至帮凶。而有网友恨屋及乌,号召抵制联想产品。

那么,韩寒和柳传志真的错了么?

依我之见,他们不仅真的错了,而且大错特错。在中国,哪是什么一人一票过头的问题。对着一个饿汉说肥肉太多脂肪有害健康,这不仅不着调,而且跟饿汉吃饱的权利需求冲突,怎么可能不被气昏了头的饿汉们杀戮?尤其是,他们有违常识。民主固然有缺陷,民主过头了固然危害很大,但经过几百年的实践,人类早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即用共和、用法治来约束民主,规范民主,平衡民主,让民主没办法过头。这机制是现成的,仿佛一部精密的机器,中国人要学并不难。所以,他们提出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要驳倒他们,那是太简单了,但也正因为太简单,算不得什么本事。关键在于,要找出伪问题背后的真问题,正视真问题,并尝试解决真问题。那么,韩寒和柳传志貌似荒诞的言说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真问题呢?

仍然是一己之见: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对革命的恐惧,对民主大跃进的恐惧。这恐惧说白了,无非是个利益安排问题——他们,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整个阶层,都有自己的坛坛罐罐。

其实,无论是韩寒,还是柳传志,在质疑革命和民主大跃进的同时,都再三再四地声明,在内心世界,他们并没有变化。柳传志在批评一人一票之前,先声明说:“中国是需要改革与改良,把我们的价值观中一部分和普世价值有矛盾的,逐渐变成大家有共性的理念。”韩寒“三论”也强调:民主,法制,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圣诞再打折,东西还是不会白送的。他并宣布自己将以实际行动,开始讨价还价,争取具体的公民权利。

这意味着,在他们看来,他们和他们的批评对象之间,并非都是水火不容,分歧仅仅是路径分歧,在终极目标上,价值理念上,彼此原本是相通的。但是他们反复强调的这个讨论前提,在讨论过程中被忽略了,或者说不过被视为烟幕。他们不可避免地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被押上形形色色的道德法庭接受审判。一场本来是有价值的公共讨论,似乎正蜕变为一场民众杀戮精英的狂欢,似乎他们才是民主的拦路虎,批倒批臭了他们,通向民主之门就会豁然洞开。

但真的是这样吗?还是一己之见:我根本不信。把他们当阶级敌人,恶意揣测,无限上纲,油炸炮轰,一定不可能让他们心悦诚服,反而只会让他们坚信:这舆论的狂暴,无非印证人心的狂暴,印证他们对革命的恐惧、对民主大跃进的恐惧是对的。这只会把他们真的推到民主进程的对立面,为民主进程制造新的阻力。

那么,能不能更多尊重,更多理解,更多就事论事?当然他们要充分尊重民众的感受,尊重被长期压抑的变革需求、权利需求,不能高高在上地自说自话。反过来,也要充分尊重他们的表达哪怕是错误的表达,尤其尊重他们对自己的坛坛罐罐的关切,这关切难道不是人情之常?毕竟,如果说实质意义的社会转型等于是一场革命,那么这革命肯定不能再是无产阶级革命,不能再是不惜砸烂一切瓷器的革命。而他们的坛坛罐罐,哪里仅仅属于他们?那实际上是整个社会的瓷器。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