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中国楼市症结:最是需求不自由  

2010-05-09 00:1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楼市症结:最是需求不自由

笑蜀

 

万众瞩目之下,中央政府终于朝楼市开战了。从目前传出的各种信号看,中央政府决心之大似乎史所未见,颇有楼价不猛跌,楼市新政不歇的架势。但无论楼市新政怎样倾泻怒火,楼价迄今仍缩水有限。 

楼价何以如此坚强? 

原因显而易见。楼市新政的打击目标,几乎都是需求环节。无论是收紧房贷,还是限制异地购房,都只让消费者泥足深陷。但高耸如云的楼价,哪里都是消费者哄抬起来的,原本有其刚性成本支撑。刚性成本何来?惟来自供给结构。 

我私下一直讲,真要降房价,办法其实简单。第一是土改,但不是改变目前的所谓土地国有,而是先做实七十年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凡未到期,一律不得强行拆迁;明确公民住宅权,公民住宅乃私权之堡垒、公民生命权之庇护所。凡侵犯公民私宅者,不仅属于谋财,而且罪同害命,公民一旦遭遇此等侵犯,即可采用最高手段自卫。如此一来,大拆大建不难悬崖勒马,因大拆大建节节推高的房价也就不难遏制。 

第二是开放多渠道建房,即开放自建房、合作建房、小产权房,让公民可以八仙过海,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地解决各自的住房问题,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性价比最好的渠道满足自己对于产权房的需求。如此一来,商品房自难奇货可居,消费者也就不乏讨价还价的余地。 

但是无论调控决心怎样巨大,楼市新政始终与这两点无涉。撼山易,撼畸形的土地供给体制难,撼畸形的产权房供给体制难。只要属于普通消费者,想拥有产权房都只能依靠政府供地,都只能从跟政府合谋的开发商手中购房,别无他途。

中国人对产权房的热爱举世罕见。这看起来不那么正常,但其实不难理解。中国已经跨入现代社会,人的巨大流动已经成为常态。但是整个社会管理体制,仍然是按照传统的静态社会来安排的,对流动人群即移民的歧视性政策比比皆是。只要没在当地落户,你的福利,你的尊严,尤其是子女的前程,全都要大打折扣。 

而要落户,捷径之一就是在当地购产权房。更何况整个投资渠道的窄逼,注定了除买房或可保值增值,几无其他可靠的投资空间。种种客观因素,造成中国人对产权房的市场需求井喷般爆发。而这井喷般爆发的市场需求,全被圈进政府一手遮天的商品房市场,并无任何其他通道分流。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有限的产权房供给被几乎是无限的产权房需求簇拥,楼价怎么可能不疯涨?

这就是说,需求并无大错,错的是供给结构,错的是人为紧缺。中国确实人多地少,但人多地少的国家多了,也没见几个人多地少的国家产权房会紧张到中国今天这样的程度。紧缺到这样的程度,不完全是土地资源问题,更多是因为多元供给渠道被人为切断,即诸多有效供给被人为切断。

主要错在供给而不是主要错在需求,但几乎所有调控炮火,都针对需求而不是针对供给而来。原因何在?无非是供给方太强大,决定供给和参与供给的,从供给中分肥的,全都不是等闲之辈,动不了。只有需求最弱势,因为需求方无非是千千万万散户,无非是千千万万个普通人而已。 

这种对需求的蔑视,正是中国市场经济的一个主要障碍。市场经济的灵魂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消费者主权,而从一定意义上讲,消费者主权就是消费者的需求主权。市场上就该需求最大,就该需求说了算,一切的生产,一切的供给,一切的流通,都是为了需求服务。以人为本,从经济学的角度讲,就是需求为本。 

但是,很明白的道理,在实际生活中就是难起作用。道理上应该是需求塑造供给,实际生活中却往往是供给决定需求。需求成了服务供给的手段,供给本身似乎反倒成了目的。行之于全人类的需求供给关系,就这样在中国被颠倒了。当然事实上也并不真的是供给成为目的,而是站在供给背后的权力,权力自身的利益需要才是真正的目的。需求与供给的关系,本质上不过是需求与权力的关系。 

需求最大,但权力就是不肯向需求低头,反而要操纵需求,这不仅表现为危机时往往拿需求做祭品,更表现为平时与圈地运动齐头并进的圈需运动。楼市的凯歌行进就主要得益于圈需,即对分散的、多元的民间住房需求进行人工改造,把它们强制性地集中到权力操盘的商品房领域,以之拉动畸形的住房消费,拉动整个城市化进程。操纵市场不是从生产环节开始,也不是从流通环节开始,而是从源头,从需求开始。按照供给结构的利益需要,即按照垄断产业的利益需要,来计划需求,主导需求,阉割需求,甚至不惜制造需求——比如大规模的所谓城市危旧房改造,目的之一就是创造所谓“被动需求”,把本来已有住房的城市居民,重新驱赶到商品房市场上。 

由此导致的市场变态,跟水电过度开发导致的生态失衡没什么差别。很多水电专家似乎见不得水的原生态,见不得千沟万壑的自然流淌,他们不仅要把大江大河一级一级全部截断,而且每一条小溪他们都不肯放过,非得把每一滴水都装进钢筋混凝土的水管,最后运送到水电站圈起来不可。以至现在很多地方几乎都听不到溪流的歌唱了,留在河道上的都是死尸般裸露的卵石。地表水枯竭的结果,是四周植被和小动物往往焦渴而死,从前风情万种的千山万壑,现在大多一片萧索。 

需求与市场的关系,犹如水与地表的关系。市场靠需求滋养,需求发达,市场就一定会发达。但如果需求被操纵呢?被操纵的需求如水电站的水,它根本不能自由流淌,无从滋养最需要它的千山万壑,水电企业需要它流到谁家它就必须流到谁家,它的流淌跟万物的生长已经毫无关系,它虽生犹死。被操纵的需求也必然是伪需求,必然导致需求信号系统的紊乱,导致真需求的迷失。如果真需求因过度干预而迷失,那么又如何维持一个繁荣而有序的市场呢? 

我的朋友叶檀女士,曾在一篇文章中总结说,丰田汽车对美国消费者殷勤而对中国消费者倨傲不足为怪,因为在我们的国度,“消费者最大”还没有成为共识,我们的消费者不是被丰田抛弃,而是被我们自己的法律体系抛弃。 

这可以说是说到骨子里。没有权利支撑的需求,不自由的需求,不过是任人揉搓的泥丸,甚至是刀俎下的鱼肉。这样没有力量的需求,自然,也毫无尊严可言。需求没有力量和尊严,又哪里谈得上内需的强大?又如何能够指望依靠内需来拉动经济?所谓经济转型和升级,都不免徒托空言而已。需求有力量有尊严,必须先有自由,这自由只能从权力向需求的低头中获得,而这,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漫长的博弈?

原载今天《东方早报》

  评论这张
 
阅读(25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