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像韩寒那样,做一个正常人  

2010-04-14 23:3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像韩寒那样,做一个正常人
笑 蜀


韩寒已经是美国《时代》周刊2010年“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的候选人,而且在200名候选人中名列前茅。

人们开始争论:可不可以说,韩寒已具有全球影响力?这个争论并没有意义。最需要韩寒的不是国际社会,而是他的同胞。所以,韩寒最需要的不是什么全球影响力,而是在中国的影响力。

就在前几天,广西合浦发生一起惨案,凶手在小学放学途中追杀妇孺,致二死五伤。

而在合浦惨案之前,福建刚刚发生郑民生凶杀案。郑民生这个撒旦,仅仅因为所谓不满现实,就计划要杀掉三十多个孩子来报复社会。虽未完全得手,但仍有八个可怜的孩子死在他的刀下。

孩子是一个民族的未来,应该受到最严格的保护。但在我们的社会中,恰恰是孩子最受伤。被问题疫苗伤害的主要是孩子,被问题奶粉伤害的主要是孩子,被豆腐渣建筑伤害的主要是孩子。现在,歹徒报复社会的对象竟然也主要是孩子。有人说郑民生有精神病;合浦惨案后,地方当局也说凶手有精神病。其实受伤孩子那么多,有病的何止一两个凶手。

不错,我们的国家依然强大,而且越来越强大。任何挑战国家威严的行为,无论来自外部还是内部,必遭严惩。但国家强大不是万应灵药,国家强大未必就能够根治社会的溃烂,这在历史上不乏其例。现在,一方面是我们国家的经济总量在不断增长;但另一方面,社会溃烂的势头仍难遏制,以致孩子成了主要的受害者,以致外媒都在惊呼:社会转型不要以孩子为代价。

所以韩寒在中国的影响力才最重要。这是因为,我们不仅需要国家的强大,我们更需要公民社会。而韩寒则是公民标本。

韩寒现在的地位无疑蒸蒸日上。但也有人不服气:韩寒有什么了不起?深刻不如鲁迅,智慧不如胡适,高尚不如德兰修女,壮烈不如林昭、张志新。的确,相比于中外先贤,韩寒太普通了,普通得跟我们每个人几乎一模一样。但这才是韩寒最有力量的地方,他越是普通,他就越有普遍性,就越是可以推广。他具备的很多元素,的确都平常,的确我们都具备。说到底他无非比我们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公民的气质,那就是率性,那就是真实。

正是率性而真实的公民气质,使韩寒能够自由言说,说出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的痛感。这痛感犹如盐,不需太多,就那么一点点,他的境界就跟我们迥然不同了。他自由地言说,爱他所爱,恨他所恨,但是有代价吗?有不能承受之重吗?没有。这说明黑暗无论怎样深重,也没到我们想象的程度。想象那么黑暗,以致痛也不敢说,甚至不敢有痛感,干脆自我麻痹,这不过是自己吓自己。

看看韩寒,多爽朗,多快乐,多阳光。他说出他的痛感,但他无须浸淫在悲苦之中,无须那么愁云惨淡。病往往都是憋出来的,韩寒不憋,韩寒不委屈自己,他说出来了,说出来他就得救了,他就有尊严了,他就健康了。就可以作为一个正常人,享受他的尊严,享受他的健康,享受他的正常的生活了。

这正是公民社会的旨趣所在。它不是要对抗什么,不是要反叛什么,不是要颠覆什么。它不过是一个一个人的自我救治,不过是一个一个社会细胞的自我修复。不是外科切除,而是精确改良,微观演进,用新生命的生长遏制社会的溃烂。这之于我们可能是最现实也最可行的选择。先贤对我们来说固然重要,他们昭示着人类可能达到的精神高度。但先贤跟我们实在落差太大,我们往往没有献身的勇气,心向往而实不能至。但没关系,韩寒就在我们眼前,我们学韩寒就可以了。韩寒无非比我们高出半个头,至多一个头。我们使劲往上跳一跳,甚至只需要踮踮脚尖,也能达到跟他一样的高度。那么,我们何乐不为?

珍惜你的痛感,珍惜你喊痛的权利。像韩寒那样,在这个不正常的社会做一个正常人,使韩寒成为潮流,成为时尚。惟其如此,我们的社会才会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才没有那么多丧心病狂的精神病杀手,我们才救得了孩子,救得了我们自己。

——见今天《南方周末》,发表时从标题到内容均有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658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