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权利均衡才能有效抗击国家风险  

2008-10-30 11:0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利均衡才能有效抗击国家风险
2008-10-29  南方周末


全球金融危机不可避免地要冲击到中国的实体经济,一系列紧急措施随之出台。令人瞩目的本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核准了公路、机场、核电站、抽水蓄能电站等一批建设项目。稍后媒体更是纷传,国务院批复的铁路投资额已达2万亿元之巨,较之“十一五”规划设定的1.25万亿元,陡增7500亿元,仅此一项,即等于增加了至少两个三峡工程。

加大中央政府主导的公共建设,以投资保增长,摆脱经济困局,这一战略部署至此应该说已基本确定。

在这个战略部署中起着主导作用的,显然都是国有垄断集团。尽管也有媒体称,财政部提交的减税方案已获国务院批准,减税规模保底为1500亿元,上限为2000亿元。但翘首相盼的人们最终不能不扼腕而叹: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很快就出面否认了这个减税方案。主张减税,用心无非是多给民间社会一点营养,赶在严冬到来之前抓紧补补身体,但这个指望多半要落空。身子骨儿一向单薄的民间社会,可能难以在即将到来的经济严冬中发挥作用。

过去很少分散发展的空间,大踏步的国进民退,使全部战略资源、高端资源统统集中在政府手上,以政府作为发展经济的火车头;现在看来也很少分散风险的空间,投资驱动事实上意味着巨大的国家风险主要是政府来扛,尤其是国有垄断集团来扛。

集中力量能够办大事,这是没错的,这正是中国经济三十年持续增长的奥秘。但是过度集中后患也不小,最大的后患就是不均衡。投资过度集中必然压缩消费,而消费是一项基本权利,强制性地压缩消费,只能通过压缩公民权利来实现。最终的结果,便是权力跟投资同步扩张,权利跟消费同步萎缩。内需不振因此不止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内需之痛,本质上是权利之痛。从这个角度不难理解,为什么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呼吁“还权于民”,会在民间激起那么热切的回响。

要消费有力量,要消费可以依靠,就必须使每一个消费主体都成为权利主体。只有成为权利主体,公民需求才能影响公共政策,进而影响产业结构。中国的产业结构不止不科学,更重要的是不人性,不公道。它是一个漠视公民需求的产业结构,它是一个漠视公民利益的产业结构。公民需求因此很难传导到生产力,很难转化为消费力。它不免制造两极分化而不可能均衡,这种不均衡的后果,已经通过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高发,充分展示了出来,令每个中国人刻骨铭心。

这种老套的发展模式,是不应该继续下去了。通常认为急时治标,缓时治本。但现在看来,单单治标已经不够了。考虑到有效的权力制衡尚付阙如,所谓投资驱动很难不蜕变为国民财富转移的一种新形式,加剧两极分化,点燃更多的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从而升级正在扑面而来的国家风险。

跛脚巨人是不可能在飓风中巍然屹立的。一个国家最好的危机减震器,就是风险分散机制。可以依靠的支点愈多,结构就愈均衡,抗风险能力就愈强。所以,要分散风险,必须标本兼治,即在投资驱动和内生驱动之间找到平衡,既要适度投资,发挥国有企业的力量;更要加大对内开放的力度,让民间有权参与进来,让民间有力量参与进来,与国家共度时艰。

这就不仅需要物质意义上的公共建设,更需要社会意义上的公共建设。需要切实的医疗保障、社会保障,需要切实减税,需要切实发展各种社会组织,总之是要放权让利,滋养民间。诚然,这需要时间,但我们原本就急不得。国际市场的复苏一定会有一个周期,不可能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飓风掠过,马上风清月明。所以我们不只需要紧急措施,更需要堑壕战的心理准备,更需要为明天打基础。而只要我们愿意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

  评论这张
 
阅读(84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