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改革并非创新而是回归  

2008-03-29 01:2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省闻喜县裴社公社南郭村第三生产队队长孙炳新被拘留了四天四夜。还好,赶上十一届三中全会,本来“非得被送到大牢不行”的孙炳新,这才侥幸回复自由之身。那么他到底犯了什么天条以至险遭不测呢?说来也简单,他无非是搞了包产到户。而之所以必须包产到户,则是因为他不愿让乡亲们过那种一天三顿吃红薯干乃至吃野菜的苦日子。

 
生存是一切活物的本能。但为生存而挣扎竟然成了一种罪,连为生存而挣扎的自由亦不可得。这在今天或许难以置信,但在那个年代却是普遍的事实。据说两千年中国历史都是一部专制史,但纵然如何专制,权力也并非无远弗届。土地上种什么怎么种,不可能官府说了算;乡邻纠纷也可以自己调解,而不至于每每惊动官府;但或发生天灾人祸,民间亦可自由救助。换句话说,尽管政治上不自由,但基本的经济自由和社会自由,还是有保障的。尽管个人不独立,但家族组织,行业组织及其他社会组织的独立还是受尊重的。

发展到经济自由和社会自由皆剥夺殆尽,不仅个人,而且社会都受到严格管制,除了权力绝对自由,一切皆不自由,这的确堪称旷古奇观。政治自由缺乏,民众未必有切肤之痛;但如果丧失了基本的经济自由和社会自由,就不免直接动摇民众的生存底线。如何种地不是农民说了算而是官府说了算,如何制造不是工程师说了算而是官府说了算,如何交易不是经理说了算也是官府说了算。而古往今来的官府,其不变的特性都是除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别的什么都不懂。他们指挥种地,土地的出产当然最低;他们指挥制造,制造的性价比当然最低;他们指挥交易,交易的效率当然也是最低。权力的逻辑只适用于官场,除了官场,权力的逻辑套到哪个领域,哪个领域自身的规律就绝对不起作用,哪个领域就绝对一片哀鸿。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社会,不幸,正是这样一个典型的权力社会。甚至人们的婚丧嫁娶,甚至人们的谈情说爱,都躲不开权力的规制。所以孙炳新们纵然是天天吃野菜,对不起,你也不能稍有变通。饿死事小,藐视权力事大。要维护权力对个人密不透风的规制体系,就必须对任何可能挣脱权力的挣扎——哪怕仅仅是为了生存而挣扎——予以最严厉的打击,以儆效尤。孙炳新也就只好接受被拘留的命运。

改革开放救了孙炳新。只是因为改革开放,为了生存而挣扎才有了合法性。以这个缝隙为发端,民众的经济自由和社会自由,才一点一滴地逐步扩大。一部改革开放史,某种意义上就是两千年来人们固有的经济自由和社会自由逐步回归的历史,即整个社会逐步回归正常的历史。其实直到三十年后的今天,这个进程也并没有真正完成而仍然是进行时。行政垄断已被公认为中国经济的心腹之患,社会领域的权力规制也未有实质性松动。经济自由和社会自由的双重匮乏,更导致了天文数字般的权力监管成本,使社会不堪负荷,也使社会与权力的关系愈来愈紧张。

诚然,今天我们解决了物质上的温饱问题,但我们未必不比三十年前更累。不仅身累而且心累,不仅作为管制对象的民众累,作为管制主体的当权者自己也累。解决物质上的温饱问题,根本原因无非一条,就是权力在经济领域让了步,让民众部分地恢复了经济自由。现在我们在解决物质上的温饱之后更要解决精神上的温饱,更要放飞自己的心灵,让自己活得轻松,活得潇洒。而这别无他法可想,唯有请权力继续让步,不仅继续从经济领域让步,更要从社会领域尤其是精神领域让步,真正恢复两千年来民众一直拥有的经济自由和社会自由。

我同意一种说法,改革从根本上说不是什么创新,而是回归。这个回归到进程我们才走了一半不到,我们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原载《新京报》,发表时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383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