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中国为什么没有德蕾莎嬷嬷  

2007-09-11 10:33:36|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蕾莎嬷嬷原本属于修道院,尽可以在高墙之间,享受宁静而舒适的修女生涯。但她终究还是抵挡不了良知的召唤,华丽的绿草坪,唱诗班的歌声,既往的一切有如风中浮云,留不住她的心。她决绝地投身于滚滚红尘之中,把自己交给了穷人。

她把自己交给了穷人,以帮助穷人为自己的天职。但她却不是要去做救世主,去做领袖。她不是在穷人的外面,穷人的上面。她首先把自己变成了穷人,除了三套换洗衣服,她几乎一无所有。她跟天下所有穷人一样的穷,跟天下所有穷人一样要面对饥寒交迫,她把自己全部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融入了穷人的世界。就这样以跟天下所有穷人完全平等的资格,去做穷人的仆人,去侍奉穷人。

德蕾莎嬷嬷自己就是穷人,所以最了解穷人,最清楚穷人害怕什么,需要什么。穷人最害怕的不是物质上的穷困,对于许多绝境中的穷人来说,物质上的穷困已经无法逆转,他们已经不奢望有多少改变。他们最害怕的,是因为穷,而被整个世界隔绝,被整个世界遗忘,被从人类中驱逐出去。换句话说,他们最害怕的是这个世界的冷酷。这种冷酷,会无情地剥掉他们仅有的一点尊严,无情地灭掉他们的最后一盏希望之灯。

德蕾莎嬷嬷的价值正在于此。她把自己变成了一根导线,一根通向穷人的导线,用自己的全部生命,传递着人类对于自己同类的关爱和温暖。她侍奉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穷人,从根本上说,她侍奉的是原本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那些人。越是悲惨的人,越是她侍奉的对象,尤其是那些垂死之人。那些人原本已经与整个文明世界无缘,原本生活在莽莽蛮荒之中,四顾皆是黑暗。但是德蕾莎嬷嬷来了,德蕾莎嬷嬷给无人送终的垂死之人送终,给他们清洗伤口,给他们准备担架,握住他们的双手,陪他们说话,让他们在最后的瞬间,能够带着同类的体温离世;能够恢复人的尊严,作为一个人而离世。

人的生命都是短暂的。在短暂的生命中,尽可能地享受造物主所赐,给自己尽可能多一点的快乐和幸福,这都是人之常情,原本无可非议。但德蕾莎嬷嬷不是这样,她完全是自我放逐,把自己从优雅的修道院中放逐了出去,几乎是把自己置于地狱之中。不仅要在物质上经受赤贫的折磨,更可怕的是,让自己去经历那些最让人伤痛,最让人绝望的苦难,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而几乎是终其一生。这该需要一颗多么坚强,而且是多么慈悲、多么柔韧的心脏!

这样的心脏,不是凡人所能具备的。什么叫超凡脱俗?这才叫超凡脱俗。但恰恰是这样超凡脱俗的人,却始终那么平易,那么谦卑。成了诺奖得主,天下谁人不识君,却依然沉静甚至于沉默,依然不失平民本色,依然不失赤子之心,始终只把自己当作穷人的仆人。真的是大爱无声。真的是素手圣人。

印度的穷人是有福了,他们有这样的素手圣人做他们的仆人。印度的穷人是有福了,有这样的素手圣人做榜样,感动全世界有良知、有爱心的人,他们成群结队地从欧洲、从美国,从四面八方来到印度,抛弃自己原本优裕的生活,投身到印度穷人中间,为他们救死扶伤,形成了一支侍奉穷人的国际纵队。爱的导线不再只有一根,而是开始编织成一张网,密密麻麻地通向印度的穷人,给他们送去人类之爱,把他们跟整个文明世界联结了起来。德蕾莎嬷嬷是已经去世了,但德蕾莎嬷嬷的光辉却这样留了下来,这样传递给了整个世界,温暖着千千万万的穷人。

什么时候,德蕾莎嬷嬷的光辉能够温暖我们中国的穷人呢?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这应该是谈到德蕾莎嬷嬷时,最值得关心的话题吧。跟印度一样,我们中国也有着太多太多的穷人,而我们竟没有一个如德蕾莎嬷嬷那样的穷人的仆人。而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中国人无能。德蕾莎嬷嬷可以遂其心愿终生侍奉穷人,毕竟也有不容或缺的客观因素。印度穷人虽然多,印度穷人虽然往往悲惨,但印度穷人至少不会被看成是垃圾,不会被像倒垃圾那样,被城管从这个城区赶到那个城区,被人民警察从这个县赶到那个县,甚至赶到荒郊野外等死。换句话说,印度有种族制度,却没有把人划成贫富两个种族的制度,更没有把穷富两个人群人为隔绝的制度。不会有人为的铁扫帚,不断把他们驱赶到公众视野之外;不会有人为的高墙,把他们跟整个文明世界隔开。他们可以在城市自由行走,他们甚至可以在富人区旁边安营扎寨。他们纵然一无所有,但总还有流浪的权利,总还可以在城市的上空,每天挥舞着自己嶙峋的双手,那一双双嶙峋的手都是求助的信号,每天都在搅动着文明世界的灵魂,让文明世界不能一直视而不见,让文明世界不能不为之羞愧,为之躁动不安。他们纵然不属于文明世界,但至少没有离文明世界太远,所以德蕾莎嬷嬷才会看到他们,所以德蕾莎嬷嬷才能走进他们的中间,也才最终成就了今天我们都知道的,伟大的德蕾莎嬷嬷。

其实,真的不是我们无能。我们曾经有过武训,他的事迹,跟德蕾莎嬷嬷相去也不远。就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我们还有过晏阳初,有过陶行知这样一心侍奉穷人的素手圣人。我始终认为,十三亿人的国度,什么样的人没有?我们中国真的并不缺圣人,但事实上我们现在确实是没有圣人。穷不是最大的悲剧,永远被文明世界抛弃,挣扎而无人看见,呻吟而无人听见,陷于蛮荒的孤岛而万劫不复,这才是最大的悲剧,也才是中国穷人最大的悲哀。

——原载2007年9月《国家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496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