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互联网执政”反衬媒体悲哀  

2007-08-30 11:08:10|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窑奴事件的滚滚余波中,有一个小波澜是省长于幼军呼吁官员上网,于幼军并亲自调查官员上网情况,对疏于上网的官员大加呵斥。无独有偶,重庆市委书记汪洋亦于近日就重庆综合改革问计网友,而赚得眼球无数。

其实,严格说来,这些都算不得特别的新闻。早在SARS期间,媒体已经广泛报道,国家领导人主要借助互联网了解疫情。政治高层对互联网情有独钟,互联网在中国因此独占风光,这早就是中国舆论界的一个显著特色。

但是且慢欢呼。互联网在中国的这种独占风光,并不正常。

年初我曾以媒体人身份,赴美考察。一个深刻的印象是,互联网在中美两国的地位落差悬殊。如果说,互联网在中国舆论界有如风骚艳妇,那么在美国舆论界,互联网则不过是一个姿色平平的街坊民妇。美国最牛的媒体,迄今依然是《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华盛顿邮报》等等传统媒体,你在那里根本就见不到诸如新浪这样的网络恐龙。当然,你也不会听说,美国哪个州长,或者总统副总统依靠互联网来洞察国情民意。互联网在美国主要干什么用的?主要就用于电子商务,卖卖货、购购物而已。欲知天下大事,还是传统媒体靠得住。

这就是说,美国人没有到互联网上散步的习惯。传统媒体足够发达,能够充分满足他们的信息需求,他们又何须劳烦自己,每天佝偻着身子,趴在电脑屏幕前,挖空心思地从互联网上突围,从互联网上去寻找那些鲜为人知的羊肠小道呢?

我的朋友熊培云先生,把政治高层对互联网的重视,称作“互联网执政”,说这是从美国的“新闻执政”发展过来的。美国或有“新闻执政”,但从无所谓“互联网执政”,因为互联网在美国舆论界没地位,政府不需要在互联网上花那么多心思。中国不然,中国并无“新闻执政”,“互联网执政”反倒空前繁荣。这或许是中美舆论生态的一个最重要的差别。

排除“新闻执政”的所谓“互联网执政”,是不值得为之欢呼的,它根本上就是以牺牲传统媒体的正常发展为代价。近期风起云涌的公共事件中,传统媒体的萎缩或者说猥琐状态,已是一览无余。重庆最牛钉子户事件中,重庆当地媒体有何品格可言?厦门PX事件中,厦门当地媒体不是干脆与民意背道而驰,而引来滔滔恶评?对济南暴雨和济南爆炸案,济南当地媒体不是迄今仍一直失语,令济南市民不能不主要从外地媒体了解悲剧真相么?

中国社会正处于分化之中,快速形成的各种特殊利益集团,正在完成对于利益范围的切割。他们在各自的利益范围内独霸一方,包括独霸媒体。他们把本属于公共资源的本地媒体,变成了他们自己的传声筒,只能定向发布他们喜欢听的、他们希望听的声音。凡属于他们不喜欢听的,不希望听的声音,一律斥为杂音,而不惜耗费高昂的经济成本和社会政治成本,全力封堵。他们有如信息黑洞,将一切有助于增长公民智力的信息屏蔽得干干净净,导致巨大的信息真空,导致人们信息上巨大的饥饿感和无力感。人们无法从自己身边的媒体,来了解自己的生存环境,来判断自己的生存状态,来作出相应对策。

传统媒体是最成熟的媒体,最资深,最专业。因此与国人通常理解的相反,传统媒体才是最可靠的信息高速公路。网络本来不过是传统媒体的辅助罢了。但在我们这里,这个逻辑完全颠倒了过来。人们从传统媒体上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出路;而生于信息时代,信息供给往往成了生命线。迫不得已,人们只能从互联网上突围。特殊利益集团的围追堵截最终把受众都逼到了互联网上,造成了世界上最为庞大的网民群体,造成了世界上最繁荣的网络舆论。

但是,被逼到互联网上的,决不仅仅是普罗大众。特殊利益集团的信息屏蔽不只对下。本地媒体固然不话下,外地媒体也可用种种手段摆平,甚至即便内参,也要讲究所谓“导向”,尽可能报喜不报忧。如此天罗地网不单剥夺公民的知情权,更是对于政治高层的信息封锁,更是为了阻挠政治高层准确把握社情民意。欺君之罪从来都是莫大之罪,其惩罚都如风暴雷霆,绝不留情。现在“欺君”大行其道,既欺作为主权者的公民,更欺政治高层。而对这种双向“欺君”,我们竟束手无策。

这种背景下,政治高层便往往跟普罗大众遭遇同样的命运,遭遇巨大的信息饥饿感和无力感。听到某个高级领导人如何勤于上网,如何重视网络民意,我们常常为之欢欣鼓舞,以为这是现代政治家应有的风度。其实,现代政治家原本无须倚重互联网。只要媒体能尽自由报道真相的天职;只要民意代表能尽忠实反映选民呼声的天职;只要国家的各种常规设施能各尽本份,正常运转,就不会有普遍而持久的信息堵塞和信息短缺现象。政治高层就自然拥有四通八达的千里眼顺风耳,就不会总是被下属所欺,而必须从互联网上突围。对于社会政治来说,互联网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重要。互联网的横空出世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而发达国家大多有几百年的宪政史了。没有互联网的几百年里,他们不照样过得挺好?正常的信息流通机制比“互联网执政”更重要,这应该是他们几百年的宪政史给当下中国的一点启示吧。

——原载《先锋◎调查》杂志2007年第9期
 


 

  评论这张
 
阅读(165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