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没有话语权的人最受伤  

2007-08-11 16:2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桩扑朔迷离的奇案,有人把它称作“松江土地门事件”。

上海市松江区需要一个巨大的政府工程:松江新城客运中心。但虽说是政府工程,政府却不可能掏一分钱的银子,只能市场化运作。于是引进战略投资者上海庄城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庄城投资兴建客运中心,松江区政府则承诺,向上海庄城注入1200亩土地,其中客运中心用地初定350亩,以市政设施用地的名义划拨,土地出让金每亩25万元;余下850亩用于商品房开发,以协议转让的方式享受每亩38万元的优惠地价,以此作为对上海庄城的补偿(据8月4日《经济观察报》)。

上海庄城大股东是香港商人周建和。周信以为真,全力以赴,哪知道国家宏观调控会不期而至,而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所有商业、住宅用地必须采取“招拍挂”方式转让。

协议转让至此成了死胡同,松江区政府的承诺看来已难于操作。但最初各方并不着急,毕竟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方重新签订合同,有关方面信誓旦旦,保证用变相的围标方式,让上海庄城竞得所需全部地块。

他们没想到,更大的不可抗力正在后面虎视眈眈呢,那就是房地产市场的风云突变,房价和地价如脱缰野马般迅速攀升。松江区政府承诺补偿的低价地块,因此出现了当初意料不到的巨大的升值空间。

这就注定了周不能不被驱逐出局的厄运。代表松江区政府的小股东,联合另一个不知名的小股东,以周“没有钱”为理由,要求作为大股东的周将股份和盘让出。

先以极具诱惑性的优厚条件引资,甚至不惜承诺一切。但一旦对方入局,一旦发现翻脸有暴利可图,便马上翻脸不认人。这种情场上的“从奴隶到将军”的翻版故事,在招商引资中反复上演,太多投资者被地方当局“关门打狗”。所谓“松江土地门事件”,原本也只是这些老套的故事中的一个而已,原本了无新意。

但其实不然。周是一个硬汉子,明知自己寡不敌众,难以力挽狂澜,但偏要较真较到底。一场混战因此持续至今。而打到今天才突然发现,荒诞之中隐藏着更荒诞的情节,使整个故事峰回路转,生出无限悬念。

当初,松江区政府信誓旦旦要注入的1200亩土地,据说全部是国有土地,是在法律程序上完全无懈可击的熟地。但是现在事件彻底曝光之后,人们惊讶地发现,松江区政府竟然不是这1200亩土地的地主,它卖的根本就不是它的地。

因为,这1200亩地,到今天,性质上仍然只是农民的耕地,仍然归属于当地农民集体所有。换句话说,松江区政府并没有向买主说明这个真相,没有告知自己是崽卖爷田。

且不谈当初承诺的协议出让,及后来承诺的变相围标是否违法,即便如国家规定的招拍挂,松江区政府这么做也严重违法,因为它连招拍挂那1200亩土地的资格都没有。

这就是说,松江区政府向大股东周建和一开始就承诺了一个根本兑不了现的大蛋糕。说的再白一点,这根本就是商业欺诈。

想来周建和应该是欲哭无泪吧。但究其实,他并不是惟一的受害者。这1200亩土地上,该寄托着多少农民的生计。他们的土地被人倒来倒去,演出闹剧无数,赚来银两无数。现在戏演砸了,苦大仇深的周建和可以到处喊冤,到处求助。因为他到底还是有话语权的。

可是那1200亩土地上的农民呢?他们原本才是这些土地上的主人啊。可哪里有他们的声音?松江区政府倒卖他们的土地的时候他们仿佛根本不存在,现在真相暴露了,该对松江区政府问责的时候,他们仍然仿佛根本不存在。面对1200亩土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这个要害,松江区政府现在仍然不当回事,很轻松地回答说:关键只是钱的问题。只要有钱,变更土地性质并不难。

那么作为所有者的农民,他们自己的主张权、处分权在哪?这个问题好像不在松江区政府的视野里。对于松江区政府来说,这1200亩土地上的农民,什么都不是,随便怎么拿捏都行。

原载今天《经济观察报》

 


  评论这张
 
阅读(66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