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警惕城市开发中的黑社会潜流  

2007-04-12 21:24:33|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惕城市开发中的黑社会潜流
本报记者 陈 敏

1990年6月9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宋永佳、郝伟涛、王伟范等三股黑社会团伙的47名罪犯进行宣判,其中14名罪犯被判处死刑。此案被称作中国“反黑第一案”。主犯宋永佳,曾因盗窃、赌博、流氓伤害多次沦为阶下囚。1980年代成为哈尔滨黑帮老大,几乎独霸哈尔滨拆迁市场,进而控制了多家酒店、舞厅和夜总会。

宋永佳黑帮是在大规模的城市开发浪潮中孳生和坐大的。如何遏制城市开发中的黑社会潜流,这个十多年前的个案无疑有助于我们今天的思考。为此,记者专访了当年参与抓捕宋永佳的前高级警官吕文举先生。
  

  南方周末:“乔四”这个名头大抵是个什么来历?
  吕文举:“乔四”不姓乔,本名叫宋永佳。他的外号最初也不是“乔四”而是“桥四”,因他家住哈尔滨一个铁路桥的桥洞下面,排行老四而得名。但时间长了,人们就把“桥四”的“桥”叫成了乔老爷的乔。
    搞笑的是,后来他做了公司老总,签合同时签“宋永佳”别人不认账,非签“乔四”不可,因为“宋永佳”没几个人知道,“乔四”在哈尔滨妇孺皆知。所以签“乔四”才权威,才让人放心。
  南方周末:你是怎么介入“乔四案”的?
  吕文举:我管过涉外酒店,这帮人长期在涉外酒店尤其是涉外酒店的酒吧活动,我跟他们非常熟。1989年哈尔滨公安局秘密成立专案组,叫“8·10专案组”,也就是8月10日那天动手的意思。实际上动手之前,公安局就把一些退休老刑警秘密请回来了,由一个在职的副处长带队,组织他们秘密调查。秘密调查持续到8月10日那天,突然全局抽人。抽的都是业务能力很强的后备力量。
  当时我们锁定的目标是三股黑社会,乔四一帮,小克一帮,小克本名王伟范,再就是郝瘸子一帮。他们是哈尔滨最猖狂的三股黑帮。平时彼此客客气气,相安无事,但迟早会火拼的。当时政府有个地上市长,黑道就有一个“地下市长”,“地下市长”就是乔四。这人家里挺穷的,他父亲是我们家乡的一个司机,莫名其妙从车上掉下来死了,他哥哥在监狱看守所病死了。家里三四个都是横死的。他老四,本来也很困难,但当年哈尔滨搞大规模城市改造,拆迁就要遇到“钉子户”。地方政府就依靠警察去解决问题,但警察能把人怎么样?这是商业纠纷,双方条件谈不拢,一个漫天开价,一个坐地还钱,都不让步,僵持不下,警察去也没办法,劝大家别打架,有事好商量,警察顶多也就说到这,解决不了问题。
  南方周末:黑道应运而生?
  吕文举:对。很多开发公司把拆迁委托给专业的拆迁公司,让他们负责拆迁,他们怎么拆迁?他们往往就是地痞、流氓,就是黑道,只会使用暴力。跟你谈条件,你同意最好,不同意?不同意也要按期施工,你不走,把你冰箱、电器砸了,把你房子砸了,这算轻的,搞不好,你身家性命都没保障。你去告他,他装傻,职能部门也装傻,最后不了了之。赤手空拳的普通市民怎么能对付那帮有组织而且有背景的流氓?你就认栽吧。所以从纯经济学意义上说,黑道确实提高了拆迁效率,节省了财政开支,降低了城市开发成本,因此大行其道。城市开发跟黑道的扩张一定意义上是相辅相成的,乔四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发迹的。
  南方周末:他具体是怎么借助拆迁发迹的?
  吕文举:他原先给一家开发公司做施工队,也就一个包工头。但不是普通的包工头,在社会上有一帮流氓小兄弟。后来政府要拆迁,有这种需求,就有相应的供给。乔四瞄准了这种需求。不搬就砸,这一砸还真管用。
  南方周末:地方政府往往用上瘾了?
  吕文举:当然不会明着叫他去砸,而只告诉他,你把这一片的拆迁搞好,不出三个月拆完,把所有“钉子户”赶走,拆迁废料就白送你。至于他怎么赶,怎么对付老百姓,就不去管了。
  原来都以为拆迁是要花钱的,把拆迁包给乔四这样的黑道,可以把拆迁成本省下来。哪知道乔四搞拆迁不但不花钱,反而赚钱。他不只卖土方,旧房子的很多材料都可以卖钱,尤其是哈尔滨的老建筑,窗台很宽,像单人床一样,地板不仅厚,而且用的都是上好材料。房梁是那种十字架钢轨做的,特结实,岂止再用10年,再用100年都不会烂,再利用价值非常高。那帮黑道就找农民工去拆,拆完了投放市场,就这样赚钱。
  见到拆迁居然可以赚钱,地方政府不干了,再不白送拆迁项目,而是搞拍卖,哪个地段归哪家拆迁公司,你先拿钱来买项目。乔四有能耐,拍卖之后他干得也不错,就那么做大了。做大之后他不再直接干工程,专门转卖项目,政府收我1块钱1平方米,我卖5块钱1平方米,那也赚钱,也是暴利。有暴利就有争夺,就有更多黑道想抢这块市场,就有了很多火拼,大家就靠枪说话了。
  南方周末:暴利引来暴力,彼此干起来了。
  吕文举:对,最终靠暴力说话。比如说某某区政府有一个拆迁项目,几股黑道势力都去争,都拼着搞公关,投入女色、金钱等种种社会关系。但你投入我也在投入,你投入什么我就投入什么,相持不下怎么办?你给我面子,这拨我要了,你不要打它主意。如果这样谈还谈不拢怎么办?那就用枪解决。哈尔滨当时的一个风气就是把这些流氓打手叫“刀枪炮”,他们习惯的方式,就是把枪管去掉一半,枪托去掉一半,长枪就变成短枪了。东北冬天冷,人都穿大衣,枪就挂在大衣里面,一上来就开枪。
  南方周末:完全成警匪片了。
  吕文举:对。那时哈尔滨的枪案非常多,他们打完谁也不报案的。无论输赢,双方都不声张,跟没事儿似的。
  南方周末:职能部门也不追究?
  吕文举:那些人后台很硬。黑道能做到这个份上,就不是一般的黑道,它一定要跟职能部门高层的某些人勾结,不勾结它无法生存。
  但后来职能部门换届了,情况就变了。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是打黑。
  南方周末:为什么说乔四是头号黑帮?
  吕文举:从实力、影响力、暴力程度和敛财收益几个方面考察,当时乔四在国内都应该算名列前茅。比如像北京某个黑道,他的势力只能在某城区起作用,拿到别的城区就不灵了,因为北京太大,单股黑道很难覆盖全市。但乔四的名头在整个哈市都好使,只要是在哈市,他到哪说话都有人听。他不单是黑道,而且成了黑道的仲裁者,黑道有利益纠纷,有暴力冲突,大家都去找四哥,请四哥评评理。
  南方周末:难怪叫他“地下市长”。地下市长是说他统治当地黑社会,但对地方政府没有影响?
  吕文举:他跟地方政府的某些要员有勾结。他危害的是老百姓,但黑不与官斗嘛。
  乔四这个人虚荣心很强,喜欢炫耀,喜欢前呼后拥。过去经常进监狱,经常被警察管,后来就泡了一个司法系统的女干警,天天带着,一到公共场合,就要那女孩子穿着警服陪他,弥补他过去心理上的这种缺失,过去他见警察得叫政府,得立正、敬礼,现在小警察陪着他玩,那就心满意足了。
  南方周末:很病态。
  吕文举:是的。乔四做人,即便从黑道角度讲,也不够义气。刚开始几年还有蒙蔽作用,手下都希望跟他能赚钱,能巴结上层关系,能发达。但逐渐都失望了,后来乔四身边很多人流失,流失到小克那里了。小克是黑道中的豪杰,很讲江湖义气,所以后来小克身边聚集的黑道高手越来越多。
  至于郝瘸子,跟乔四比就更等而下之了,没什么道义可言,一直是个小圈子,没怎么发展。说起来三股黑帮,真正有实力的也就小克跟乔四。
  南方周末:小克潜力最大。但乔四目标最大。
  吕文举:是的。政府首要打击目标就是乔四。但实际上政府不搞乔四,我认为照这种格局走,乔四还是会输给小克的,乔四不是小克的对手。当时我认为不出半年,他们就会有一场大规模的火拼。
结果等不到他们火拼,政府先出手了。乔四玩完了,小克也被枪毙了。两败俱伤。

                                                                     (原载南方周末2007-04-12)

  评论这张
 
阅读(146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