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国人为何要讨好外国人,歧视自己人?  

2007-12-06 23:1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是我用GOOGLE搜到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并非出自我的手笔,至今不知第一作者林奇先生是何方神圣。但又不能说这就是一篇冒名文章,因为文章中的观点乃至细节,确实很多都是我的。我想应该是我身边的某个好心的朋友,把我年初访美归国之后的一段闲谈整理并加工成文的。文章写的很生动,比我讲的生动多了。这样的文章流传于世当然是好事情,我对作者充满了感激。

 

国人为何要讨好外国人,歧视自己人?
文/林奇  笑蜀

  
  记得葛优在一部电影里奉承女导购员说:“你是空姐退下来的吧?” 没错,在我国空姐几乎成了大众眼里美丽、时尚、气质的象征。飞机上见到的服务人员大都是漂亮的空姐,偶尔也有帅气的空哥。我以为全世界都是这样呢,可登上北京飞往旧金山的美联航的国际航班,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这飞机上不但有空姐、空哥,还有空嫂,空大爷,甚至还有空奶奶。
  
  到了美国走的地方多了,我发现飞机上的服务员在年龄和外观上看起来就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有女有男,有高有矮,有老有少,年龄从二十多岁到五六十岁。从肤色上看有白有黑有黄,从体形上看有胖有瘦,而且那胖的看起来是“相当”的胖啊。
  
  其实还不止飞机上,我发现美国在好多我们称之为“窗口单位”的部门,对从业者都不大“挑剔”。海关服务台上坐着的竟然是一白发苍苍的大爷,你再看那街头的警察,有的长的简直像个水桶,能抓歹徒么?还有政府部门的接待员,超市里的收银员,餐馆的服务员,诊所的挂号员,年长的、肥胖的、麻脸的、秃顶的甚至残疾的,简直是五花八门。
  
  尤其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在我们看来本应该自惭形秽,缩头缩脑的人,竟然活得那么“理直气壮”,走起路来昂首挺胸,神采飞扬,就好像个个都是王子和公主似的,简直能把人气死——凭什么呀?
  
  谁家显眼的地方不放点好看的?咱国家各行各业前台放的一般不都是年纪轻轻、有模有样的么?没看去年有个省招收女公务员对胸的大小都有要求么?那可是代表咱国家工作机关的形象啊。按说美国也不可能是没人了,好莱坞电影里多少倾国倾城的美女?就是大街上顺眼的人也不少嘛。可是美国人偏不。
  
  时间长了,明白了几分道理,原来这里边体现的是平等意识。而人人平等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不歧视。不歧视有色人种,不歧视老年人,不歧视妇女,不歧视体形非正常者,更不歧视残疾人。
  
  我们有些用人单位招聘,动不动就明确要求年龄30岁以下。在很多部门里,一个人混过50岁,就没人再重视你了,前边基本没路了,渐渐的就被边缘化了。有的单位甚至40岁就逼你退休了。退休以后,更是百无聊赖,自己就有一种成为社会负担的感觉。美国人对退休年龄、驾车年龄的规定都比我们晚,更关键的是在工作上不遭歧视。一个职位,老年人可以和年轻人可以一起竞争,如果能力都一样你因为年龄不要我,那法庭上见,告你个歧视可不是闹着玩的。美国的胖人很多,特点是屁股大肚子大。美国也不歧视胖人,比如我要当警察,无论我多胖,只要我体能测试通过,你就不能不要我。美国也不允许性别歧视,起码不能公开地搞。在我们这里,大学毕业生找工作时因性别原因而被拒之门外的事情极为常见,有的地方甚至出现过连妇联这样专门维护妇女权益的组织招人都不要女生的黑色幽默,这要是在美国,那还了得?
  
  在美国,无论种族,无论贫富,无论强弱,人人生而平等已经成为一种理念,一种习惯,有时甚至超越了国籍和法律。911事件以后,美国联邦政府迅速建立了“受害者赔偿基金”,对受害者的家属进行赔偿。数千名遇难者中,有知名的企业家,也有一般职员;有富人,也有普通的打工族;有美国公民,也有外国公民,还有11个在世贸中心餐馆打工的没有签证的非法移民,其中甚至有的人正等着被遣返的法庭听证。但是,联邦政府在进行赔偿时,“无视”死者生前的财富和地位,“无视”国籍,“无视”合法与非法,对每一个受害者的家属都给予了慷慨的补偿。那些非法移民的家属得到了从87.5万到410万美元不等补偿,并由工会等有关组织出面,想方设法送到由于非法身份而“东躲西藏”的家属手中。这种对弱者的尊重,这种平等精神,不能不令我们汗颜。
  
  反观我们自己,地域不同,同样的分数却进不了同样的大学。户籍不同,同样的生命,却有不同的价格。同样的旅游线路,对老人小孩却要收取更高的费用。在自己的国家居住,有些人却要有暂住证。同是一个国家的国民,有人有低保,有人却什么都没有。本是为所有乘车人准备的火车站候车室,有的却单单不许民工进入,只能到广场上指定的民工候车处……不久前,竟然还有官员和参政议政的代表提出“人口城市准入制”,限制所谓“低素质国民进城”!难怪有人惊呼此建议创“种族内歧视”之最了。
  
  实际上,有不平等存在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把不平等当成一种习惯,自然地去接受。当然,美国的人人平等绝不是十全十美,无懈可击,歧视的案例也时有发生,但是许多方面还是应该引起我们思考,值得我们借鉴的。虽然美国在建国初期就在宪法中明确规定人人生而平等,但是平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真正让平等观念深入人心,成为生活中的现实,甚至成为美国的一种精神,却是经过了美国人民长期坚持不懈的艰辛的斗争和努力。
  
  试想,如果没有人像“民权之母”罗莎·帕克斯那样,第一个站出来说“我受够了”;没有人像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那样,用生命呼唤“我有一个梦想”;没有人像现代妇女运动的倡导人,《女性的奥秘》一书作者贝蒂·弗莱顿那样,去质疑“这就是我的全部生活吗”,美国能有今天这个状态么?“我贫穷、卑微、不美丽……但是当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站在上帝面前时,我们是平等的!” 这是简·爱说过的、被多少人视为经典的平等宣言。其实,平等应该是现实的追求,不应该等到了上帝的面前。
  
  回国后的我屡屡得知,大陆何处的砖厂“黑窑奴工”被打死,有的被直接扔到黑窑里烧掉,有的被偷偷埋葬,一些“黑奴工”、“包身工”、“童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还亲眼目睹不少由于生病不能再干活的“黑奴工”和“童工”。听说一些“女黑奴”被包工头强奸后,沦为“黑窑性奴”。十年来,面对黑砖窑,山西省当地社会几近集体失声,有关部门对它也一直保持“沉默”。正如一些媒体报道的那样,“黑砖窑所在地政府有关部门其实早就知晓黑砖窑的存在”。
  
  我们不得不追问:为什么一个在眼皮底下存在了十年之久的黑砖窑,最先是由媒体来揭开其黑幕呢?当地的公安和劳动部门都干了啥?不妨先看看当地公安部门的“作为”。5月23日上午,媒体记者带着受害人的父母奔赴山西解救儿子,另一个农民工也求这两名家属带走,这两名家属在征求警察意见,希望多解救一个孩子时,当地警察却说:“不是你们的人不要管!”
  
  深圳市民治街道240多名“执法队员”在“拆违”时纵火焚烧棚户区(南方网9月1日报道)。新闻图片显示,残垣断壁之间,一个儿童徒劳地奔走,试图用一小瓢水浇灭吞噬家园的烈焰,弱者的无助和强权的霸道,强烈反差令人愤懑,也令人绝望。这种突破人类文明底线的行为竟能以合法的名义,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行其道,不能不让人惊醒。而这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甚至,这并不是最残忍、最令人发指的。
  
  就在北京,某派出所指导员田秀池值班时得到指令,救助重病中的流浪女。他却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将流浪女扔到荒郊野外,使其无法得到救治而一夜暴卒。这是今年7月份才听说的事,仅仅过了一个月,媒体又报道,陕西宁陕县也上演了同样的一幕:当地民政官员谌太林为迎接上级卫生检查,而将本镇一名流浪汉扔到山上,致其因饥寒交迫而一命归西。像这样的冷血案例,应非个别。扔掉流浪女的从犯、前警官刘洋就声称,以前遇到类似事情“都是扔掉”;陕西宁陕县一位知情人则透露,陕县和邻县将流浪汉彼此扔来扔去,已经成了“保留节目”。
  
  某些强势集团对生存在底层人民的痛苦没有一点点同情的理解,反而视之为贱民,等同垃圾,决不容他们有生存空间,为此怎样不择手段都理直气壮。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残忍地抛于荒野,将一座又一座贫民茅棚冷酷地付诸一炬,且事后总能为自己百般辩解,而毫无忏悔之意。对如此暴徒,就应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
  
  常常有一种感觉,就是在咱们国家,自己的公民往往不如外国人那样受到礼遇和尊重。比如在北京故宫,就专设了“外国游客入口处”;在某城市的酒吧街,专设了外国人的如厕间;在商场酒店,服务人员对外国人说话客客气气,对自己的同胞一不对劲就甩出几句国骂;外国人在中国游玩发生了问题,总是调遣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和最高明的医生去营救,而国人则未必有这般福气;国内翻车沉船,洪灾震灾,很少听说谁公开地对遇难者哀悼,而外国的火车出轨、大桥坍塌,死个几十人,我们就又是问候,又是致哀。
  
  你不能不奇怪,咱们中国人好像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似的。可人家老外不这样,自己的公民最受优待。在美国空港入口,美国人总是优先,外国人靠后。检查行李,对本国公民态度极好,对外国人既严肃又严格。日本也这样,那里的空港,日本国民的进港通道有七八十个,给外国人的只一个。嫌太挤,那好,等日本人全部走完了,他转换过牌子,你再进来。他们就是把本国公民放在第一位,尊重自己人比尊重他人为重。你以为是人家发达国家看不起人吧?不!他们懂得,无论是总统还是职员,是军官还是失业者,他们所享受的福利大都是由本国公民创造的,本国公民才是自己的衣食父母。相形之下,我们一些人的衣食住行好像都是外国人白送的,才这样恭外而倨内。
  
  前些天从网上看到浙江大学博士、教授郑强的一个演讲稿,说及此事他的血管似乎都在暴跳:“中国人为什么这些年都往外跑?最重要的是要让国民爱自己的国家。在广西,美国人的骨头埋了几十年,还叫中国农民去找,美国人的骨头找到了,放在棺材里送回去,举行隆重的仪式、行军礼,这怎么能让美国人不自豪?反之,找骨头的中国农民在寻找时摔了一跤,把自己的骨头摔坏了,给200元钱就打发回家了……一个日本的农民跑到峨嵋山去玩,骨头摔断了,就用中国空军的直升机去救他,而在日本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宿舍里死了七天才被发现;名古屋大学的一对中国博士夫妇和孩子误食有毒蘑菇,孩子和母亲死了,父亲则在名古屋大学医学院的门诊室等了12个小时,也没有一个日本教授来诊视!而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友好,以为自己很大度?”自尊者人必尊之,自贱者人必贱之。你首先把自己看重了,人家才把你看重。几年前发生的美国青年在新加坡撒野受鞭刑的事,我觉得当事的两个国家都了不起。一方面美国总统亲自出面替本国公民求情,可见国家对国民的重视。另一方面新加坡偏不理这个茬,鞭子照抽。因为这涉及到国家的尊严,你抽了,人家才拿正眼看你,不抽,人家反而看不起你。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并不是只重国家和集体而轻视个人价值,马克思曾把黑格尔颠倒了的国家与人的关系重新倒过来,认为国家不是人的存在基础,“国家的职能等等只不过是人的社会特质的存在和活动的方式”。他认为“人是人的最高本质”。就是说,国因人而存在,而不是人因国而存在。国家怎么可以凌驾于人民之上,甚至可以不尊重他的人民呢?一个民族的精神首先体现在国家对待国民的态度。我不是民族主义者,但我相信一个人如果不知道民族应该自爱和政府应该如何尊重他的人民,他也绝不是国际主义者。
  

  评论这张
 
阅读(2075)|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