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祝愿厦门PX事件成为里程碑  

2007-12-19 16:3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2007年是中国的公共事件元年,大概不算夸张。从最牛钉子户事件,到山西黑窑事件,到济南红钻帝国事件,到华南虎事件,公共事件在中国从来没有像2007年这样此起彼伏,这样精彩纷呈。而即将落下帷幕的厦门PX之争,则为中国的公共事件元年划上了一个几近完美的句号。

    厦门PX项目可能迁建漳州。消息甫出,甚至来不及等到确认,人们即奔走相告,民意至此彰显无遗。根据地方政府在事件后期与民意的良性互动,事态最终走向大致已可断言,而不会有多少悬念了。

    厦门PX项目如能最终迁建,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但最令人振奋的还不是这样的利好结果,而是事件全程。PX事件最鲜明的特点,最让人振奋的亮点,是打通了正常渠道,开创了通过正常渠道解决问题的先例。通过正常渠道解决问题的主张一直占据主流地位,但无可讳言的是,真正通过正常渠道解决的案例并不多见,一些地方的社会矛盾和冲突,更多地还是借助于传统的社会治理模式,即传统的专政思维和重商主义思维支配下的政府主导模式,来强力摆平的,舆论的渠道、司法的渠道、人民代表大会的渠道等正常渠道,要么工具化而沦为行政权力的附庸,完全服务于行政意图;要么干脆处于沉睡状态。

    正常渠道不正常,一旦发生矛盾和冲突,绕过正常渠道就成了民众自然的选择;而地方政府的强力介入,不免使其成了矛盾和冲突的当事一方,导致其与民众的直接对抗,而丧失了本来应该具备的开阔的缓冲空间,各方都没有转圜余地。由于政府垄断强力资源,足够强势,诸多社会矛盾和冲突摆平固然不难,但付出的巨大成本,即政府社会信用的巨大成本,却是惊人的,它使政府越来越丧失尊严,使社会关系越来越紧张,实际上得不偿失。

    正是在这一点上,厦门PX事件具有分水岭意义。

    在事件全程中,我们见识了厦门市民强烈的公共精神,见识了他们的英雄主义气概,见识了一个新阶层,即以中产阶层为主体的市民阶层的崛起,他们那样的帅气,那样的坦荡,仿佛一个阳光少年。他们的崛起意味着人民已经长大,意味着一个新时代正在到来,即市民时代正在到来。

    面对这样的市民时代,面对长大了的人民,显然,传统的社会治理模式是已经失效了。我们常常说中国社会是一个转型社会。这种转型既处在现代文明的背景之下,就注定了不同于过去任何时代的转型,不是成王败寇,不是那样的零和游戏,根本上说,这样的转型只是社会治理模式的转变,即从传统的统治型,转向现代化的公共治理。统治当然都是精英的统治,是据说掌握了社会发展秘诀,因而可以为人类规划未来的极少数精英,对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芸芸众生的统治。这种统治因此只能从单向出发,只能是统治与被统治,计划与被计划,命令与服从的关系。

    将这样的统治模式,适用于像厦门这样的市民社会,适用于长大了的人民,那是大大的失当。厦门市民在事件全程中的表现,不仅英勇,而且智慧;不仅自信,而且自敛;仅仅因为一个偶发事件而短期聚合,表现已如此卓异,可见民间内生的力量实在未可低估。如何把民间内生的力量引入公共治理,用以重建秩序,正是当下中国的一个重大命题。

    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传统社会治理模式的力量仍然强大,当下中国就处在两种治理模式交错的状态中。厦门地方政府在十字路口最终选择疏而不是堵,选择向民意靠拢而不是与民意对抗,选择把民意纳入地方治理,使地方治理更具公共色彩。正是厦门地方政府这个明智的选择,使得整个事件急转直下,厦门市民最大限度的参与,媒体最大限度的自由讨论,知识分子在自己的职业范围提供专业意见,所有这些正常渠道才能真正启动,才能最终起作用。给别人机会,实际上是给自己机会。厦门地方政府的明智选择,成就了一段佳话,也会成就自己的历史地位,在历史上留下光彩的一章。而历史的这种奖赏,无疑比什么样的现实的奖赏都更有价值,更值得全力追求。

    厦门市民和厦门地方政府通过PX事件互相学习,互相提升,最终达成多赢结局,这个几近完美的故事,这个史诗般的壮举,向我们展示了中国走向宪政的可能的路径。通过持续不断的公共事件,各阶层人民,以及执政者互相砥砺,共同进步,这样彼此“训政”和自我“训政”,未来可期,公民社会可期。这,才是我们民族最大的幸运。

  评论这张
 
阅读(274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is.src=loc>无可里程憋程c03 m2
{fn(x.recomm6iv clingmg = new Imag : iv sm/${x.6iv clingb">

'6iv class="c selfIntro|escap,6666iv class="clt=&nbs qqw="cnt clearfix">

,6666iv class="ch4> bt=&nbs 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666li/${x.r66m60" src="${fnb">0} p",666 erreToOpstyl==1}m/${x.rem ,66666 fir="popstyl== },)|=long-left:24px“${b[erreToOpstyl_t:'ex]}”ng-left:24pxm/${x.rem ,666)|=location6666 .permalink666666 defrole!="pg") },“我是${c[efrole]}”ng-left:24px)|=location6666ng-left:24pxng-left:24px2a" href="htt {/if"ng-left:24pxng-left:24pxtakname|erreT0" )}
/b"><04, publishTime:1/"; //iv cnbs谰昧唇覲> 魑猧v cnb蝔xt标识m/p:// 杂⑽亩汉欧指魌ar纾"> 1,> 2"m/p:// /"; //63.c事槛页地帜背 魑63.c事蝔xt标识m/p:// 相关iv c数目,lise为c=fk 显>治,绩1为iv譸;&2为图片,3为自的砖 iv> /耰v>
ix"ttp.Wx"ttp.cla : iv> / iv sm/${x.666iv class="cSh hmarg" ztag">6666666a ogL="no menodao8!x}
og.163.cc03 s=6666666ank" <"s="f1-1"-, '/m/${x.re6m裲gL="no menodao8!x}
<- - layetb: iv sm/${siv class="cag tplm-3-fc03 <- - divp="thqw="cnt cendContent"><">66/a> rown><.classb13azeg"/帮助c03 s=66篴nk" <"frv人: rown> lank=" 12pof(y.v)if}, h'x} y.v}dwa bd} y_t:'ex> ! tay.n} 3 s=666666,6)|-3-j}m/${x.re)|-3-j}m/s="fc03 xtag 66/a> rown> lank="} v}a ta n} 3 )|-3-j}m/6666m|=locas="fc03 xtag iv >m/耰v>
m/${wt:'ow.Nn.b{tm:{'znbs' nbs'ecomBlog:false, 6666'bdc0' bdc0', bdc2' bdc1'eco " ",6'bgc0' bgc0', bgc1' bgc1', bgc2' bgc2', bgh0' bgc9'eco " ",6'dao0' dao3', dao1' dao4', dao2' dao5', dao3' dao6', dao4' dao7', dao5' dao9'}};m/${src=tf rv40" n.b'10/23/" t7 18:01 ';m/${r.userNamapin.b'lue="笑api b"> /g s';m/${r.userNamvcdn.b'lue="笑api b">view/';m/${r.userNamd60m.b'lue="笑b to_d遣﹎m.b'lue="笑客"to.d遣﹎o . b"><0wre" B">', 相册', 音乐', 收藏', 博友', 关于我', ointer'],'enabled':[e,1,6],'; m/${x66,="_btp:/:'。&l m/${x66,=location.f40" :arg80154ue" 6m/${x66,bg="。:'lue="笑ayer fc06"> b"> @ . m/${x66,客"to tp:/:'ayer fc06"> m/${x66,客"to H itp:/:'ayer fc06"> m/${x66,TOKEN_HTMLMODULE m/${x66,isM bdiU"htB"> b1 /6666耰v>
b1 /66耰v> page/images/load=ticso . ighs.js 12px"dGtJ/javciv> f" iv> /66耰v> 12px"dGtJ/javciv> f"m/${x6_ighs_nacc=过正';neteg="T ker();m/${ut type=tar Ims="\'hpagm.b'lue="笑b"> /耰v> >m/wt:'ow. 40" out(fun styl(){m/${(fun styl(i,s,o,g,r,a,m){i['GoohmcAoad=ticsObje s']=r;i[r]=i[r]||fun styl(){m/${(i[r].q=i[r].q||[])f sh( uBlogH)},i[r].l=1*tar src=\';a=s.c遣┲eE ', //y:no000hmc-load=ticso /load=ticsojs', ga');m/m/${ga('c遣┲e', 'UA-692049 -1', 'ilio');m/${ga('s id', 'ss="view');m/},300);m/m/m/m/ iv> m/m/m/篿v> 12px"dGtJ/javciv> f"m/${x6wt:'ow. 40" out(fun styl(){m/" "J.f="hSv> ('lue="笑music.ph /m/m/篿v> >m/wt:'ow. 40" out(fun styl(){m/${ 882r iv> = dspaBlog.c遣┲eE ');m/6666iv> .asyncm.b1;m/6666iv> .pagm.b'lue="笑b1 <_aswlf_V3_1 js';m/${ dspaBlog.body. idChild(iv> );m/6666 },300);m/m/ iv> m/${x6耰v> 12px"dGtJ/javciv> f"ptcp"/tarss="np">;',cise/p">tthed.js " iv> /m/bshla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