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俗世固然早已铜臭。但庙宇又有几个是干净的?  

2006-08-14 02:0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奇遇东山岭
 
 
车抵东山岭,导游把我们交给当地内导,并无任何提示,自己就到一边睡觉去了。我们亦步亦趋地紧随内导,直取山顶,遥望海天交汇;再乘缆车下到半山腰,沿蜿蜒石阶,进入了据说是纪念南宋抗金名将李纲而修建的潮音寺。潮音寺之雕梁画栋,林木葱茏,都跟想象的一样,不必细叙了。印象最深刻,因而最值得记叙的还是潮音寺的人文景观,即兴旺发达的服务业。
 
甫进寺门,就被内导的循循善诱所吸引,那楼那门,那字那画,因为内导的妙舌生花,无不显出万丈玄妙。据说能以“潮音”二字为名,已属非凡,足以彰显其圣洁纯粹;某匾为某局所授,因此一切行为皆属合法,更非骗钱诈财之草台班子所可比拟。见惯假和尚假道士如在下者,不禁对之刮目相看,生出五分敬畏之心。揣着五分敬畏穿堂过室,来到正殿过廊,开始系列保留节目中的第一个节目——抽签。内导特别提示,抽签是免费的。岂止抽签免费,就连接下来的取卦、算卜,照样分文不取。一言以蔽之,此乃灵修净地,信仰重镇,而非通衢闹市。市场经济等价交换的规律在这里是不起作用的。经过如此特别提示,在下五分敬畏之心,已扶摇直上,攀升到了十分。虽然从不信佛,平生也从未拜佛,但既然不必破费,没有成本,又何妨一试?
 
本来嘻哈打笑的游人,一个个变得深沉起来,低眉顺眼,按着男左女右的规定排成两行,静静地进入正殿,从菩萨脚下的竹筒中每人抽取了一根竹签。再凭签到过廊换取卦文。在下换得一卦,手掌大小的黄纸而已,印有蝇字若干,不知其意,就在内导指引下,到左边厢房求高僧解卦。进得左边厢房,但见四个三十几岁光景的黑衣高僧,却并非正襟危坐,而是或坐或立,人手一杯茶,彼此调笑,散漫随意,犹如为推销药品而上街听诊的医生。在下略感诧异,但仍不敢有一丝疑虑。其中一位高僧向在下略略招手,在下赶紧趋前,奉上卦文;高僧再举手往下压,示意在下仿效其他信徒蹲下来,瞟了两眼卦文,随之开讲。大意是在下乃诚厚之人,没有心机,所以迟迟不能晋升高位。但今年时来运转,当抓住机会。如此这般不过分分钟,便嘱在下到天井烧高香两柱。在下得令直奔天井,早有内导恭候门外,见在下便问:“大师要你做什么?”在下据实而答,内导马上一脸甜蜜的笑容,双手合十说:“恭喜恭喜,不是所有施主都有上高香两柱的运气哦。施主你有福了。”在下不禁顾盼自得。接过内导抱来的两柱与人等长的高香,正要八面春风地上前点火,案边守香的小僧却向在下一伸手:“一柱香一百三,两柱香请交二百六。”在下一惊:居然收费而且收费如此之巨,怎么先不说明啊?心中已有几分不快。但香在手,欲退不能,只得认了。
 
烧罢高香,内导递来小烛若干,要在下赶回厢房交给解卦的高僧,说高僧对在下还有交待。在下立马照办。高僧接过小烛,问在下属相,答以属虎。高僧即一脸郑重地提醒:虎蛇不同道,切记不要跟属蛇的人交往。在下不禁犯难:在下的妻子孩子都属蛇,总不能因此分手吧?高僧听了略略一顿,然后说:妻子孩子无法选择,应属例外,不必介意。不过为求万无一失呢,你最好到对面厢房请个神龟,保佑你全家彼此相安。在下再度得令而出,内导仍在门外恭候,问:“大师这次怎么说?”在下据实以告,内导又是一脸甜蜜的笑容:“恭喜恭喜,神龟可不是一般人请得到的。施主你真是洪福齐天啊。”将在下引到对面厢房,服务员从柜台里拿出一尊鹅蛋大小的铁龟,报价一千六。在下差点当场晕倒,不顾内导和服务员热切的目光,坚决地连连摇手:请不起请不起,没带这么多钱。几人随之改口:那就请钱少些的吧。又拿出鸡蛋大小的一尊铁龟,报价五百八。在下仍然大摇其手:路上花钱太多,现在区区五百八也拿不出来了。几人的耐心这时终于要到尽头,用着责备的目光打量在下:“有幸请到神龟,是你的缘分。如果因为几个钱断了缘分可就不划算了。”在下不为所动,坚持说没钱。几人不信,说:那你用卡啊,咱这里服务可周到了,可以刷卡的。在下说没带卡,几人仍不甘心,说你不能向同行的朋友借钱吗?在下说大家素昧平生,偶然碰到一起,不便相借。几人似乎万般无奈,从柜台里选出一枚铜钱大小的玉龟,说这个最便宜了,只要一百八,这你总付得起吧。在下再无话可说,于是照价付款,将神龟请到了手上。
 
出得东山岭,但见络绎不绝的香客正列队而入。真是腾腾香火朝天去,不尽钱财滚滚来。在下正在感慨,一只手不知被谁人捏住,扭头一看,原来是位枯瘦如同铁枝干的老者。他一手捏紧在下,一手从口袋里掏出名片,上题信息部某某研究所研究员,某某学院教授。摇一摇名片说:“施主你真是好面相啊,老远老远我就认出你了。”在下知其来意,马上直言相告:“别缠我,我没钱了。”老者却不松手:“你看你说哪去了。我哪在乎几个小钱呢,我是看中你这个难遇的高人啊”。不由分说地拉着在下就往外走。在下不愿纠缠,便从裤带里掏出一张十元钞票递过去:“得了得了,这钱你拿去吧,各走各路,我还有事要办呢。”老者一把捏住钱,在下不觉好笑,说:“你不是不在乎几个小钱吗?”老者颇不服气,说:“我这算什么,人家那里……”,他朝山腰深处的潮音寺方向指指:“人家那里才发大财呢。我这不过赚点抽烟钱罢了。”
 
细一想,也是。在下不禁哑然。
 
 
                                                     原载2005年8月19日南方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