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公共舆论是市场经济的清道夫  

2006-12-03 23:4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当局正大张旗鼓地封杀电动车,大有不赶尽杀绝不收兵的架势。

我的一些自由派朋友老是喜欢讲启蒙,但他们主张的启蒙,还是一种观念启蒙,先知先觉启后知后觉。这种启蒙中国玩了100年,并无效果。理论跟生活两张皮的问题,100年都没有解决,所谓启蒙,说穿了不过是小圈子过家家的一种游戏而已。现在还要搞徒然观念性质的启蒙,还停留在小圈子过家家的层面,还与实际的社会生活隔了千山万水。这实在没办法让我佩服。

电动车事件,不只是一个产业问题,不只关系到企业利益,根本上说,是权力与权利的博弈。通过合法途径的理性博弈,通过日常的就地博弈,逐渐培养起珍重权利、警惕和制约权力的好习惯,逐渐确立权力与权利的边界,从而一点一滴地创造宪政秩序,加速公民社会的到来,这才是最好的启蒙。这样的启蒙可能比较缓慢,但缓慢的进程才是正常的进程,副作用最小的进程。狂飚突进很诗意,很痛快,但带来的问题却可能是当今社会难以承受的。

这就是说,真正的启蒙,离不开实际的社会生活,离不开具体的事件,离不开切实的行动。一个事件、一个行动的实际效果,往往可能胜过100本书。

下文是我的一篇旧文,或可从另一个角度解释我何以对电动车事件特别关注。

 

对公共讨论,可以赋予更高的意义,它实际上是提升社会文明的突破口。一个文明的社会就是一个公共空间充分开放的社会,就是一个可以充分讨论公共话题的社会。


公共舆论是市场经济的清道夫
——对话倪捷


笑蜀:跟消费者联合,跟专家学者联合,形成强大的公共舆论,以此影响公共政策,这是你几年来的维权思路吧?


倪捷:不能叫做维权思路。因为在我看来,维权还是次要的。企业本来应该是主导力量,应该主导经济发展、主导社会进步,而不能停留在维权的层次上。


笑蜀:你这么说那是因为你在浙江,困扰少。内地的民营企业恐怕未必如此。


倪捷:那也不构成企业发展的毁灭性力量,只不过增加一些经营成本。
企业应该自己去推动公共政策的改善,自己去推动制度环境的改善。这个进程中你如果是推动力,你就成了主导力量;如果很多社会事件都是这样的事件,工商业的社会地位就会逐渐提升,工商文明就会到来。你越是起主导作用,工商文明来的就越早;但如果你不这样做,总是被动挨打,总是怨妇似的,那怎么可能到来。


笑蜀:现在多数民营企业都是怨妇水平吧?

倪捷:对呀。你如果有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就不会弄到这个样子。比如说你是一个水厂,做桶装水的,你就必须有一个让全社会喝最好的桶装水的目标,并且实实在在地朝那个目标走。水政策怎么制定,你就必须去关心,去推动,你的水才可能越做越好,才可能做成世界名牌。


笑蜀:也就是说,企业家要善于把企业话题、行业话题转换成公共话题?


倪捷:是的。你选中的那些话题必须是值得讨论的,而且讨论的时候,你要有一个负责任的态度,你不能说你的企业利益就至高无上,见你的鬼,你凭什么至高无上?社会利益才至高无上,你的利益算什么!所以企业维权这个提法我不认同,企业没有什么权好维,企业的权利来自消费者的权利,消费者有这个权利,企业才有这个权利。所以我们不是为企业维权,我们主要是为消费者维权。


笑蜀;消费者有哪些权利?


倪捷:以电动车为例,消费者的权利可以归纳为三条:
首先是消费者有没有权利使用电动车?答案是肯定的,消费权至上,这是世界通则。
但消费者有权使用电动车,还不足以解决问题,还需要第二个权利配合,即消费者有权使用什么样的电动车?这个权利就是制定产品标准的权利。必须根据消费者的合理需要制定产品标准,消费权才有真正保障。
消费者的第三个权利,是每年3•15都讲的权利,就是获得良好的产品质量和服务的权利。消费者买了你的车,你要保证你的车货真价实并且有良好的服务。这是消费者跟企业之间的关系,和其他人关系不大。
既然讲消费者权利,那么这三种权利都应该讲。但现在所谓消费者权利,往往只讲第三种,只讲产品质量。这是不对的。消费者权利主要应该是第一种和第二种。第三种相对来说其实是比较次要的。
三种权利加起来,才是完整的消费者主权,也就是人类追求幸福的权利的一种,当然这里的消费是指“合理消费”,就是不伤害社会,同时个人得到快乐的消费。这种消费权是基本人权的一部分,不可剥夺。
既然讲权利,当然是人的权利,你企业有什么权利?企业本身没有独立的权利,企业的权利派生于消费者的权利。企业属于法人,不是自然公民,它的权利只能是法律认可的,而不是与生俱来的,给你工商营业执照,允许你做这个事你才能做这个事。所以企业维权只能是依法维权。消费者权利就不同了,消费者权利是不需要执照的,法无禁止就可行啊。企业只能做法律规定的事,这就比消费者权利低了一个档次。政府就更谈不上维权了,它本来就没有权利,只有权力。法律没有规定它做的,它做了就是犯法。但法律要它做的,它就必须做,不能不做,因为法律对政府的规定是有强制力的,不做就是不作为,就是违法。从这个角度讲,权利上消费者最大,权力上政府最大,企业则是介于政府和消费者之间的一个层次。


笑蜀:这么一来,你就把一般意义上的维权概念差不多颠覆了。

倪捷:维权这个概念对企业是不适用的,消费者才需要维权,所以我介入的电动车维权事件,从来不是把它当作企业维权,而主要是维护消费者权利,维护电动车用户上路的权利,维护电动车用户选择不同车型的权利。


笑蜀:凡是关系到消费者权利的事件,本质上都是公共事件。凡是这样的公共事件都应该充分讨论。这种讨论就是经济民主,而且可以从经济民主发展到政治民主。


倪捷:公共事件的发展本身,就是一个民主化的过程。一旦上升为公共事件,要得到大多数人的同意,你就必须想办法说服公众,首先你要做认真的调查研究,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公众才会相信你有道理,你才可能获胜。这个民主化进程对于经济生活是非常重要的。越来越多的人讨论经济领域的公共问题,经济生活就会越来越透明,公众参与度就会越来越高,那么企业家对自己的限制不能不越来越多,它就不敢做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所以我觉得对公共讨论,可以赋予更高的意义,它实际上是提升社会文明的突破口。一个文明的社会就是一个公共空间充分开放的社会,就是一个可以充分讨论公共话题的社会。

笑蜀:公共化不止是一般地提升社会文明,更可以强化企业自律?


倪捷:对。我们的企业必须自律,因为我们不只提供私人品,某种程度上也是提供公共品。电动车一旦进入流通状态,就具有了公共性,就是一定程度的公共品了。只不过这种公共品是要付钱的,是有偿的公共品。政府提供的则是无偿的公共品。既然我们提供的私人产品具有公共性,那么它究竟应该怎样提供,当然就需要公共讨论,需要纳入社会生活的民主化进程。


笑蜀:但从根本上说,你们提供的主要还是私人品,只不过是有公共性的私人品。


倪捷:但我们提供的私人品跟纯私人品是不同的,纯私人品比如说一件貂皮大衣,它只跟使用者个人有关,跟社会关系不大。但我们提供的私人品,则要涉及安全、环保等等问题,需用公共管理,天然地具有公共性,公共参与因此天经地义。


笑蜀:企业问题公共化,是企业负责任的体现。越公共化越是一个责任型企业。不是责任型企业,它不敢公共化。你搞假货你就不敢公共化,就只好私下勾兑了。但是敢于公共化的企业和企业家好像不多。


倪捷:会一天天多起来的。随着经济生活民主化的加快,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企业家发现这条路能走通,那样的话很多人很多企业就都会走这条路。

笑蜀:总而言之,自由、开放、公共舆论这三个元素,与你们的行业利益、企业利益密切相关。

倪捷:是这样的。市场经济的社会条件就是这些条件,在这样的条件下发展起来的市场经济牢不可破。

笑蜀:正是出于这种信念,所以你把所有关键事件都变成公共事件,把所有关键话题都变成公共话题?

倪捷:越公共对我们越有好处。私下勾兑会助长管理者的狂妄自大,他认为你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他带来的,他恩赐的,他就会有一种主子心态,认为他捏着你的前程,你什么都得听他的。而且一旦他从私下勾兑中得到了好处,他就会像抽鸦片一样的上瘾,越来越欲壑难填。表面看起来你这次可能摆平了,换来了暂时的特殊商业机会,但实际上是给自己制造隐患,因为越勾兑他越贪婪,你以后的成本就会越高。而且你不只是害自己,你破坏了整个行业的生存环境,让整个行业付代价。公共讨论不然,公共讨论往往能够带来公共政策的改变,从而改善整个行业的市场环境,增进全体消费者的福利。

笑蜀:所以公共讨论才是正途。公共讨论不仅让企业收益,让社会受益,也会让管理者受益,每次公共讨论都是对管理者的一次训练。

倪捷:对。公共讨论是管理者很好的一个学习机会。其间不免有一些言语刺激,对管理者的名誉有一些影响,但公共讨论会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为自己辩解的机会。只要你能说清楚,确实没有自私自利之心,你身正就不怕影子歪。即便你有错,那也不要紧,知错就改。改了挺好,大家都会你的改进感到欣慰:哦,看来你还有学习能力,国家还有希望。人们就可以对政府抱有信心,对生活抱有期待。
这样做还可以破除一些神话。媒体呼吁,公共讨论,千呼万唤始出来,这才是社会心理健康的发展进程。什么事都管理者说了算,什么事管理者都先知先觉,那他不是一个独裁者也会蜕变成一个独裁者。当年除四害是毛主席主张的,其它三害都打对了,就打麻雀打错了。如果打麻雀也打对了,那毛主席就是神了——毛主席说打什么准就打什么准啊。还好,麻雀没打对。如果不是管理者说打什么就打什么,而是全民讨论,什么是真正的四害,怎么除,全民讨论出一个结果,管理者根据全民讨论的结果做决断,那就不仅可以四害都打得准,而且打准了也不会只归功于管理者个人,而是全民的智慧,那就没有神了,就真正做到人民万岁了。过去我们没这么做,什么都是某个人的先知先觉,这是过去的一个缺点。正常的社会应该允许充分的讨论,我一直认为媒体的责任就在于批评,批评不一定要正确,都正确就不叫批评了,那就先知先觉了,那就成圣人了。
神圣它要有基础,社会心理基础。没有公共讨论,政府管理就是神秘的,不可问知的,当然就是权力天赋。但如果有充分的公共讨论,公共意志能影响决策,政府管理的神秘化就没办法维持,就有了民主的基础。权力天赋还是权力民赋,关键的差别就在这里。

笑蜀:这就是说,现代社会必须建立在公共舆论、公共空间充分发育的基础之上,市场经济必须与公共舆论、公共空间结合才会有一个正常的发展环境。

倪捷:对。上次我在央视《实话实说》做节目,主持人说你代表利益集团,我说那当然,我从来不否认我是利益集团的代表。但我代表的不仅是我们本行业的利益和企业利益,更重要的是,我还代表使用电动车的广大消费者的利益。消费者要一辆可以开得远一点,速度稍微快一点、装的东西稍微多一点的电动车,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给自己最大的便利。我代表的更是这批人的利益。我从来不回避利益,不认为自己是圣人。你也可以代表你的利益啊,但你也必须说清楚,你代表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利益?跟我一样拿到桌面上来说嘛。你警察要什么利益,需要增添多少人手,需要追加多少经费,你可以提嘛,让人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讨论,人大代表说,为了让老百姓更方便地使用电动车,警察数量应该增加一倍,预算也要翻一番。那好啊,那就追加编制,追加拨款嘛。你有什么难处都可以讲,社会自然有一个正常的补偿机制,合理合法地解决你的问题。但你不能说假话,不能骗人。

笑蜀:只要是公开讨论,就不怕他说假话。

倪捷:对,公开讨论可以消灭假话,公开了一般就不敢讲假话了,讲了也不起作用,大家都不是傻子,假的就是假的,纸里包不住火,谁讲了假话都会被拆穿的,那他就没公信力,没市场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但如果不是公开讨论,而是私下勾兑,越是不见阳光的地方,越容易有假话。

 

原载2006年5月5日《南方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9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