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未刊稿:杀人为什么要那样急不可待?  

2006-12-29 16:27:10|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杀人为什么要那样急不可待?


邱兴华终于还是未经司法精神鉴定就被杀掉了。尽管对这个最坏的结局并不是没有预见,但当这个最坏的结局真的发生时,我仍不免瞠目。

早几天前,我跟同事郭光东君曾私下讨论过此案。当时郭君比较乐观,认为陕西高院没有如期宣判,很可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陕西高院很可能真的在考虑给邱兴华一个司法精神鉴定的机会,很可能真的要开创中国司法史上一个伟大的先例。我当然乐观其成,但或许是年纪稍长,心态较为保守的缘故,当时我也推断出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人家未必对所谓伟大的先例感兴趣,恰恰相反,人家很可能在年末的最后几天,在最高法收回死刑终审权的前夜,突然宣判邱兴华死刑并立即执行,让公众根本来不及反应,让一切成为既成事实而无可挽回。我没办法说服郭光东君,但他也没办法反驳我,而只是喃喃地说:不至于吧,不至于吧,这么做也太黑了。

不至于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幸免。现在回想起来,虽然我当初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人,但其实我跟郭光东君一样,也抱有侥幸心理,我推测的最坏结局,不仅没有能够说服郭光东君,也没有能够说服我自己,我都不那么确信,不敢确信。后来郭光东君大摇其头,说我们还是太善良了,总以为人心不至坏到那种地步,对人家估计过高,这种感慨,现在我不能不深以为然。

我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一定要拒绝给邱兴华做司法精神鉴定。司法精神鉴定只是一个程序,它本身不带任何倾向性,邱兴华倘确实没有精神病,因而罪无可赦,那么做司法鉴定并不影响量刑,邱兴华照样难逃一死。但万一判错了,邱兴华万一真有精神病,因而罪不至死,司法精神鉴定则可以起到纠错的作用,在最后关头挽救一条生命,其功德更是胜造七级浮屠。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讲,给邱兴华做司法精神鉴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大好事。这样的大好事为什么就不肯去做呢?为什么对司法精神鉴定程序就那么恐惧、那么敬而远之呢?

我们呼吁对邱兴华做司法精神鉴定,当然首先是为了邱兴华,但不仅仅是为了邱兴华。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邱兴华的生命同样是宝贵的,同样需要最严格的法律程序的保护。只要有一丁点点疑问没能排除,都可能造成错杀。因此任何一个疑问都不能放过,都必须排除万难彻底求证。不到所有求证程序都走到尽头,不到所有疑问都被彻底否定,都不应该做最后裁决,都不应该硬取了人家的性命。只是一个程序,却体现出对生命的分外尊重,这就是对邱兴华做司法精神鉴定的全部意义。

人命关天,杀人是天大的事,是一个比做什么事都需要特别谨慎的事。但是,陕西高院对邱兴华的判决,难道有什么谨慎可言吗?那么多疑问根本没有排除也根本不想排除,就悍然宣判邱兴华死刑并立即执行;但即便立即执行,根据法律规定,本来也可以延展最多七天时间,但事实上一分钟也不延展,宣判之前就已经布置好了行刑队,刚宣判邱兴华就横尸杀场。简直迅雷不及掩耳,不给人一点点喘息机会。

杀人为什么要这么快?为什么要这么迫不及待?为什么要这么不顾一切?对超出常理杀人的凶犯做司法精神鉴定,在中国不是没有先例。就在不久前,一个开豪华轿车的人在昆明街头横冲直撞而至死人无算,就在国人皆曰可杀时,难道不是意外地给他做了司法精神鉴定,并意外地诊断出他确有精神病,因而可以不承担法律责任吗?是不是在你们陕西高院法官的眼里,只有开豪华轿车的人才有享受司法鉴定的权利,而像邱兴华这样的乡野匹夫根本就没资格享受,司法鉴定之类的公共资源根本就不是给邱兴华这样的乡野匹夫配置的?是不是在你们的眼里,像邱兴华这样的乡野匹夫根本就是草芥?所以纵然有再多疑问,纵然有再多质疑的声音,杀了也就杀了,杀一个邱兴华不过像踩死路上的一个蝼蚁,丝毫无损于你们庄严的生活和高贵的心情?

但我仍要说,陕西高院的法官们,你们错了。你们没有能够说服我这个局外人,没有能够说服像我这样的很多的局外人,这就是你们的大错。你们的职责不只是照搬被你们玩得烂熟的法律本本,来证明你们杀得如何伟大光荣正确。那没用。你们还有一个义务就是说服我,说服像我这样的所有的局外人,而说服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穷尽一切可能的求证手段,排除一切可能的疑问,只有这样才能说服我们。

你们不可能推卸这样的义务。杀人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事情,做这个最严重的事情,必须做得让所有局外人都挑不出来一丁点点刺,让所有局外人都心服口服。在死刑尚未完全废除的情况下,排除所有疑问之后的杀人、让所有局外人都心服口服的杀人那是不得已,那是职责所使,是以法杀人而非人杀人。如果你们是这样的,你们就确实做对了,你们就无须承担任何法律和道德责任。但如果不是这样,如果明明有疑问而且有各方再三再四提醒,仍置若罔闻一意孤行,你们就难免造成有意的错杀,那时恐怕就不好说是以法杀人,而难逃人杀人的嫌疑吧?

现在看来,你们离说服我这样的很多的局外人还远的很,所以我敢断言你们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你们当然可以不在乎我的感受、我们的感受,“笑骂任尔,好事我自为之。”但是你们不要忘记,历史是人心写就的,历史是我这样的很多卑微者的人心写就的。你们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但作为多少有点传统文化情结的中国人,你们不能不在乎历史。因为历史是要给你们的子孙后代看的,你们不能不在乎子孙后代的感受,不能让子孙后代为你们蒙羞。所以,尽管你们可以不在乎我,不在乎我这样的很多的局外人,但是,我仍然希望你们能听到我的卑微的声音,我们的卑微的声音。当哪一天,你们的心突然为那些卑微的声音所动,那时就可以说,你们的心真是肉长的了,你们终于可以开始洗刷你们自己的耻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9465)| 评论(4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