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同命运,才能共患难  

2006-12-15 12:51:3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命运,才能共患难


在全面封杀电动车之后,广州交通拥挤状况不仅没有缓解,反倒愈演愈烈。每到上下班时间,公共汽车莫不挤成沙丁鱼关头,真到了人心贴肚皮的地步。其对公民健康权和生命权的威胁,相信是不难论证的。但广州警方仍不为所动,绝不宽容平民私人交通工具。如何解决普通市民“行路难”的问题,因此迄无良策。

读书难也是众所周知。每个孩子都有权平等分享的公共教育经费,大多用于贵胄子弟就读的所谓重点学校。资源配置的不均衡使得真正用于公共教育的经费所余无几,造成公共教育的普遍凋敝。去年夏天毁于水患的沙兰小学,是这种凋敝的最好写照,屈死的一百多个沙兰孩子,则是这种凋敝的必然代价。

平民生存的这种艰辛状况,早就是无可争辩。那么症结到底何在呢?答案显而易见。沙兰小学为何破败?根本原因是贵胄子弟无须跟沙兰孩子同窗。贵胄子弟有他们的父辈用公共教育资源为其量身定做的重点学校,那些重点学校决无不堪水患之忧。贵胄们的目光也就不可能投向沙兰小学,类似沙兰小学这样的农村学校,就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只有在一场旷世灾难降临时,才会作为新闻热点被发现,而这时悲剧已无可挽回。

同样逻辑也可用来推论其他方面。设若贵胄们无专车可乘,而是必须跟普通市民一样,每天饱尝公交拥挤之苦,他们还会对平民私人交通工具恨之入骨吗?设若贵胄们不是只到几乎不计成本的特殊医院治病,而是跟普通市民一样要自己掏钱,到普通医院就诊,这时公共卫生想不发达也难,普通公民又何至于怀有对医院盘剥的莫名恐惧,又何至于往往弃医待毙?

经历决定一切。特权则如厚厚的装甲,把贵胄们与普通人隔绝开来。贵胄们不跟普通人在一个屋檐下,超脱于正常的生活之外,不必与普通人同命运。普通人遭遇的那些坎坷,那些痛苦,那些悲患,那些风霜刀剑,完全与他们无关,他们是完全不知道的,即或偶尔听闻也不可能留下深刻印象。“没饭吃,为什么不吃肉呢?”这个被嘲笑了一千年的疑问,就贵胄们的视野来说,其实再正常不过。贵胄们基本上不需要吃饭,因为他们不是吃饭阶级而是吃肉阶级,他们当然无法理解吃饭阶级没饭吃的巨大恐怖。这种情况下要他们关心吃饭阶级的饭碗,岂非搞笑?

总之,特权使得贵胄们丧失了普通人的生活经验,丧失了普通人的感觉和思维。他们有他们特殊的情趣,他们有他们特殊的需求,他们有他们特殊的语言,他们有他们特殊的仪式。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他们都跟他们之外的广大的人群那样的迥然相异,几乎就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

良知不是别的什么,良知从根本上说无非一种常识而已。关心普通人生存之所需,尤其关心普通人之困厄,别人痛你也痛,同休戚共悲欢,这就是良知。而这样的良知,其实不过是一种普通人亦即正常人的感觉和思维,其实不过是一种常识。特权屏蔽了普通人的生活,也就屏蔽了常识,屏蔽了良知。这正是特权最大的恶。

没有问题,当下需要社会共识。但社会共识必须以共同的生活经验为前提。所以当务之急,是建构一种足以掣肘特权的制度,一种使所有人都回归普通人亦即正常人的制度。只有当所有人都回归普通人亦即正常人,所有人不仅同在一片蓝天下而且同在一个屋檐下,才可能有对于社会基本价值的认同,才可能彼此理解和关爱;我们的社会才能有几许温馨,回归于一个正常的社会。

而广州“禁电”那样的闹剧和沙兰事件那样的悲剧,也才不至于常常重演。

 

见今天《潇湘晨报》。发表时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495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