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人笑蜀

 
 
 

日志

 
 
 
 

博客重开第一篇  

2006-11-27 22:06:24|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停了几个月。开博客是件烦心的事,但真不开博客,想想还真是不方便。纸媒上发出来的文章老是缺胳膊断腿的,想发个原版澄清一下,得跑好多家网站,就像到街头刷非法小广告似的,整个一个流浪味道。

 

干脆,还是再开一次吧。MSN博客不必再用了,烂的可以。试试网易博客如何。

 

先贴一篇今天刚发的文章。纸媒上发的跟原版当然不一样,不过不是别的原因,纯粹是篇幅原因。此文在几家BBS上贴出来后,一些跟帖让我哭笑不得,完全没读懂我究竟说了些什么。没读懂就哇哩哇啦,由此一斑亦可见人心何等浮躁。

 

 

“科学家才是科学界的主人”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刚刚去世的邹承鲁院士说的。但这句话也不是邹承鲁院士的专利,而是一个常识,一种人类共识。一部近代科学发展史,基本上就是一部科学问题科学家说了算的历史,也就是学术共同体自治的历史。任何精神探索,任何精神冒险,都容不得命令主义,容不得长官意志。科学有其自身的规律,大到选择一个国家的科学发展方向,小到一个微观课题的研究,起决定性作用的,都只应该是科学自身的规律。必须顺应科学自身的规律,科学的发展才会少走弯路。

 

那么怎样才是顺应科学自身的规律呢?科学家之所以成其为科学家,是因为他们才真正掌握科学研究的奥秘,是因为他们才真正洞察科学自身的规律。如果把科学研究比作战争,显然只有科学家才是这场战争中的职业军人,显然只有科学家才有发号施令的权力。

 

战场上职业军人说了算,这样的军队才是一支职业化的军队;同理,科学界内部的事务,科学家说了算,这样的科学界才是真正职业化的科学界。这个道理还可以推而广之:那些教授说了算的大学,才是真正职业化的大学;那些报人说了算的报社,才是真正职业化的报社,那些医生说了算的医院,才是真正职业化的医院。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何谓状元?在自己的行业最专业,因此对行业内部事务最有发言权的人,谓之状元。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各行各业都可以产生他们自己的权威,都有能力照他们行业自身的规律进行自我治理,而无须外部管制。也只有那些完全通过专业途径产生行业权威,完全照行业自身规律进行自我治理的行业,才可能是真正成熟的行业,真正职业化的行业,也才能胜任他们的社会分工,而为社会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那些始终在外部看管之下的行业,就不要对他们抱有任何指望了,只要不摆脱管制状态,他们就永远长不大,永远只能是业余水平,永远只能是草台班子。这种情况下,军人肯定不像军人,学者肯定不像学者,记者肯定不像记者,医生肯定不像医生,教授肯定不像教授。干什么不像什么这时候就会成为规律,成为普遍现象,没什么好奇怪的。偶有几个真正的专业人士出现,倒成了奇迹,而不具备任何复制推广的可能。

 

中国社会问题多多。其中一个问题,在我看来就是不职业的问题。看管之下的行业,不可能有自己的职业尊严,也就不可能有自己的职业理想。于是记者不信仰新闻理想,于是教授不信仰教育理想,于是医生不信仰救死扶伤。这么一来,差不多每个行业都成了没有职业信仰的行业。许多人说中国人缺乏信仰,便万分热心地向中国人推荐基督教、天主教、喇嘛教等等等等。但在我看来,这些其实都太迂远了。中国人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恢复职业信仰。能够通过自己的从业经历体验到自由、尊严、荣耀和幸福,这样他才会珍惜他从事的职业,才会对他从事的职业抱有忠诚,才会对职业理想有所信仰。而只有建立了职业信仰,他才会在内心中真正建立起自我规范,他才是一个有信用的人,一个可靠的人。只有当绝大多数从业者都做到这一步,我们的社会才是一个有信用的社会,一个可靠的社会。

 

让科学家成为科学界的主人,让报人成为报社的主人,让教授成为大学的主人,让医生成为医院的主人,总之应该让每个行业自我治理,而不是让他们都处在科层体制的束缚之下,都有一个高高在上的食利阶层来掠取行业红利。设想一下,如果三百六十行都是外来的和尚唱经,行业状元反而成了苦力,只有卖命的份,那么医生还会忠实于他所供职的医院吗?记者还会忠实于他所供职的报社吗?教授还会忠实于他所供职的学校吗?不敬业,没理想,都是混饭吃,就不免成为普遍情况。这种情况下,每个行业都是不专业的,每个行业都不可能对自己的社会分工负责。那么你经常遭遇行业侵害,就是很自然的事情,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邹承鲁院士说出了一个常识。但这个常识说出来之后,竟一度遭遇强烈反弹。说出常识都这么难,真正要在实践中回到常识,难度之大可以想见。但再难也得回到常识,只要我们不想永远在到处都是不职业、无信仰、无信用的混沌中打烂仗,我们就别无选择。邹承鲁院士已经去世,他代替我们把常识说出来了,但他已经没办法代替我们走那条路。那条路,只能靠我们自己去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88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